? 西游重生之魔僧唐玄奘第一百三十六章 梦中会佳人,西游重生之魔僧唐玄奘第136章 梦中会佳人_武侠仙侠_百书迷 亚博官方网站欢迎您,亚博英超,亚博玩法
百书迷 > 西游重生之魔僧唐玄奘 > 第一百三十六章 梦中会佳人

第一百三十六章 梦中会佳人


  看着从自己怀中一跃而下的小家伙,孙悟空眨了眨眼睛,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同,毕竟他出生的时候就是一只石猴,能跑能跳的,所以并不奇怪!
  唐天等人则是有些傻眼了,毕竟这婴孩刚一出生,就能走路的,那是真的没见过,更何况还会跑的了。
  但是这也只是让唐天有一丝好奇,真正让他感到惊讶的是:那孩子竟然在这个奔跑的过程之中,产生了幻影,不多不少正好七个,而且仔细看去,那幻影的身型和面部特征,就和那七个原本浑身青紫窒息而亡,然后死去的婴孩一模一样。
  就像是七个葫芦娃,合体变成了一个超级葫芦娃一样,至于这个超级葫芦娃是否拥有前面所有的葫芦娃的本事儿,那就不得而知了!
  ……
  或许是因为花将军接生的缘故,小家伙对于花将军有一份独有的情愫。
  再加上唐天四个大男人根本没有照顾他的本事儿,也就暂时在这里住了下来。
  时光匆匆,转眼已经月余。
  小家伙已经长的有七八岁的童子般大小,束着两条冲天辫,身穿红肚兜,满皇宫的乱跑。
  “姨姨!”
  看着向花将军扑去的小家伙,唐天摇摇头,找个地方喝茶去。
  对于昨晚的事情,他还是很困惑。
  看着一脸无精打采的唐天,孙悟空嘿嘿笑道:“师父,您又做春梦了?”
  唐天走过去,一屁股坐到石凳之上,拿起桌上的茶杯“咕隆”一口直接干掉,然后就茶杯重重地掷在石桌之上,一脸无奈地掉:“悟空,给师父留点面子好不好?”
  孙悟空三人对视一眼,均是笑而不语。
  见此,唐天直接威胁道:“悟空啊,你说这么长的时间过去了,咱紧箍咒的咒语是不是又该变一变了?”
  孙悟空顿时一窒,想起上次的不信邪,所造成的痛苦,顿时站起身来,向着唐天告辞道:“师父,我听到小家伙在叫我了!我这个当伯伯的,有事儿就先走了,您先喝口茶消消气!”
  孙悟空说完直接驾起筋斗云朝着远处飞去,至于他到底要去哪儿,那就不得而知了!
  见孙悟空溜走了,唐天看着猪八戒一脸威胁地道:“八戒,花将军来了!”
  “啊!在哪儿呢?”
  猪八戒顿时如遇大敌,做贼心虚的四处看了看,待发现某个角落的那一角衣裙之后,双眼顿时一滞。
  猪八戒稍微呆愣片刻,便朝着唐天告饶道:“师父,我错了!我还有事儿先走了!”
  看着狼狈逃窜的猪八戒,唐天摇摇头,将左手放到桌子上,轻轻地敲了几下。
  那原本猪八戒所看到的地方走出一个七八岁的小家伙。
  小家伙活蹦乱跳地来到唐天身边,嘟着嘴,十分不满地道:“爹爹,真是的!花姨那么好,他咋就不喜欢呢?”
  沙悟净拍了拍他的脑袋,宠溺地道:“还不是你做的好事儿?我都告诉你爹爹有心上人了,你非要逼他给你找个后妈,他能愿意不?”
  小家伙一脸不信地道:“可是,师公说了,男人看了女人的身子就要负责的。爹爹怎么可以不负责任?”
  唐天抚额,一脸头疼地道:“悟净,你带他去玩去,不要烦我了!”
  沙悟净呆愣片刻,方才眨了眨眼睛,在小家伙不情愿的表现中,带着他强行离场。
  待小家伙和沙悟净走后,唐天方才一本正经地坐在石凳之上,拿起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香茗,然后拿起茶杯慢慢地品尝起来。
  唐天之所以每天在此品茶,只是因为在这里他可以看到那梦中的佳人。
  可是月余时间,自从他做了那个梦之后,就再也没有见到过她。
  想起梦中所做,唐天不由的痴了。
  ……
  西梁女儿国后宫。
  说是后宫,其实只是一个大一点,收拾的精致一点的院子而已。
  从外面看整个院落和其它的皇宫建筑没有多大的区别,只有穿过那道看似普通的红漆木门,才可一窥其貌。
  吱呀!
  伴随着响动,木门被缓缓地推开,从大门外走进来一个英姿飒爽的将军打扮的女子,不是花将军又是谁呢?
  走进大门,看了看原本被擦地噌亮的军靴之上沾染上的黄泥,花将军抬起头,又看了看满院子的瓜果蔬菜,稍微辩别了一下方向,便一脸无奈地朝着一个方向大步流星而去。
  院落之中,没有任何多余的东西。
  除了那些瓜果蔬菜,整个院子之中就只有一座唯一的建筑,那便是一座样式简单,制作粗糙的茅草屋。
  在茅草屋边,正有一个身穿粗布衣衫,一头长发用一根布条随意地扎住束在脑后的女子。
  女子的身旁放着一个石磨,伴随着石磨的转动,不断地有白色的汁液从其中流出。
  为了干活方便,女子将衣袖挽起,露出两截白白的藕臂,微风拂过,吹起女子长衣的下摆,露出两双可爱的小脚丫子。
  或许是长时间没有干过这样的活计,女子每转动几下石磨的把柄,就要停下来,擦擦额头渗出的细密汗珠。
  走到这里的花将军恰巧见到了如此一幕,惊呼一声,便三两步走到女子的身前,劈手夺过女子手中的石磨把柄,一脸幽怨的抱怨道:“娘娘,您这样做,又是何必呢?”
  那女子也不生气,只是笑笑,就势很没有形象地做到那个早就准备好的椅子之上,一边看着那石磨在花将军的手中飞快的转动,一边悠悠地叹道:“你们一族,当真是天地宠儿!都没有法力的条件下,你们的肉身之力还是那么的强大!”
  花将军却是一挥手将那磨好的豆浆煮熟,然后嘿嘿一笑道:“娘娘,这就叫天道给人关上了一扇门的时候,也打开了一扇窗户!您走的是大门,我就只能从窗户飞进去了!”
  那女子接过花将军递过来的豆浆,朱唇轻启,慢慢地品尝起来。
  数分钟之后,那女子方才舔了舔嘴角残留的白色印记,怔怔地看着天空,缓缓地开口道:“你知道一个女人,没有孩子的苦楚吗?”
  花将军想了想,一脸认真地摇了摇头,看着还在那里出神的女子,便直接化作一道清风悄悄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