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头狼2015 我的灵魂在消散,头狼2015 我的灵魂在消散_武侠仙侠_百书迷 亚博官方网站欢迎您,亚博英超,亚博玩法
百书迷 > 头狼 > 2015 我的灵魂在消散

2015 我的灵魂在消散

姓贺的男人瞟了眼脚跟前的子弹痕迹,脸上的肌肉瞬间剧烈抽搐。
  
  “诶,大壮你看你这是干啥,贺总可是江湖老前辈,动动小拇指就能要你命,真他妈活得不耐烦了啊?赶紧给贺总道歉。”瞅着“四小只”的表现,我是打心眼里满意,但脸上却刻意装出一副恼火的模样训斥。
  
  随即我又看向姓贺的男人,假惺惺的道歉:“贺总,您千万别跟孩子一般见识,他们都被我给惯坏了,不懂人事儿,您别生气哈,有啥过意不去的地方,我替他们作揖赔不是。”
  
  我话里的意思很明白,这哥四个全是我心腹,我自己平常都舍不得埋怨半句,谁要是敢真难为他们,那我绝逼不死不休。
  
  “作个**揖,大哥你歇着。”大壮瞥了眼对方,皮笑肉不笑的出声:“我还不信这位贺总是特么属孙悟空的?刀枪不入,剁掉脑袋能原地复活。”
  
  “大壮!”我挑眉冲他呵斥一句。
  
  “哥,篓子是我们闯出来的,肯定就得我们圆。”大壮猛地两步跨到贺姓男人跟前,枪口直接戳在他脑门上,清了清嗓子狞笑:“来之前,我们哥几个商量过,只要你愿意了事,我们四个干巴利落脆的给您磕几个响的,但你好像有点晒脸啊。”
  
  “对呗,你要干死我啊?”姓贺的男人毫不畏惧的轻笑。
  
  “我他妈今天干死你,你有脾气没?”大壮眼珠子瞪的溜圆,牙齿咬的吱嘎作响。
  
  男人气势刚硬的怼了一句:“小兄弟,你这个牛逼,吹的我差点闪着腰!”
  
  “卧槽尼玛,试试啊!”大壮气喘吁吁的低吼。
  
  对方面不改色的低吼:“那就试试呗!”
  
  “去你妈的!”大壮提高嗓门咒骂一声,手指随即“嘣”的一下扣动扳机。
  
  姓贺的男人反应异常灵敏,左手握着大壮的枪管猛地往下一压,右手抡圆拳头“嘣”的一下砸在大壮的面门上。
  
  沉闷的枪响,出乎意料的泛起。
  
  我傻了,站在我旁边的郑清树惊愕的张大嘴巴,就连不远处对方的那群马仔同样纷纷瞠目结舌的昂直脑袋。
  
  我们既惊愕大壮真敢开枪,同时也被那个贺姓男人敢躲子弹的魄力给震撼。
  
  “别他妈动!”
  
  “草泥马,三杆枪同时嘣你,你能躲的过去不?”
  
  董咚咚、姜铭、尿盆默契十足的齐刷刷架起枪管,枪口一致对准男人。
  
  “没事儿,不叫事儿哈,都往后稍稍,我跟贺总单独过两招。”大壮抹擦一下脸颊,他的鼻子刚刚被贺姓男人一拳头砸破了,滴滴答答的红血淌个不止。
  
  吐了口带血的唾沫后,大壮突兀阴森森的咧嘴一笑。
  
  接着做出一件令我们所有人都跌破眼镜的事儿,他重新走回贺姓男人的面前,直接将手里的“五连发”递给对方,挑衅的眨巴眼睛道:“我刚才嘣了你一枪,要不你再还回来呗,咱俩就这么一对一的单唠,今天谁先倒下谁是儿子,玩不?”
  
  话音落下,大壮表情平淡的将“五连发”囫囵个塞到对方手中,随即慢悠悠的点燃一支烟,长吁一口气道:“贺总,我玩的晚,懂的也少,但我就知道一件事,谁他妈敢跟我哥呛脸子,我就削谁,今天你嘣死我,那是我时运不济,您老看清楚哈,我们总共哥四个,只要有一个活着离开,后半辈子就绝对会跟您纠缠不休,来吧,咱俩的游戏正式开始。”
  
  姓贺的男人先是低头看了眼塞在自己手里的火器,然后又瞄了眼对面岁数可能比他儿子都还小的大壮,深呼吸两口轻笑:“你想踩着我上位啊?甭管今天你死没死,我一个快五十岁的老头跟个小孩儿叫板传出去,那都是给你涨脸,我肯定不带给你这个机会得。”
  
  大壮捏着自己不停淌血的鼻子,瓮声瓮气的笑问:“那成,要不我自己来一下子?完事我接着嘣您,看看您还能躲的过去几次?”
  
  贺姓男人再次盯着大壮看了几眼后,侧脖看向我道:“王朗,少了五百万,百利集团从今天开始正式跟头狼宣战。”
  
  听到对方这话,我心底瞬间乐开了话,但脸上却故意装出一副犯难的模样嘀咕:“五百万呐?”
  
  一边嘟囔,我边可怜兮兮的望向旁边的叶致远和熊初墨。
  
  “诶卧槽..”叶致远当即低头咒骂一句,咬牙切齿的从兜里掏出一张银行卡丢给我:“我这儿就他妈六十万了,用你就拿走,不用拉倒,回回帮你圆场,回回往里搭钱,我真服了。”
  
  “这..”我摸了摸脸颊,又掏出刚刚要给他的三百万,两张卡合到一块,一并递给他,犯难的缩了缩脖颈:“贺总,您也看见啦,真是我和我朋友们的全部身家,这样吧,我给您打个借条,等回羊城以后,我保证把剩下的钱秒速转给您,咋样?”
  
  auzw“行,我等你!”他这回没有拒绝,直接接过来两张卡,再次回头看了眼“四小只”,眯缝眼睛注视我:“我今天让了你一步,不是因为我害怕,而是觉得实在没有必要把事态扩大,但你还欠我一场道歉,我在鹏城等着你。”
  
  不等我吱声,董咚咚捂着血流不止的大腿蹒跚的挪动过来,表情诚挚的抱拳道:“贺总,歉我替我大哥道了。”
  
  说话的空当,他单膝跪地,朝着贺姓男人连磕三个响头:“贺总,事儿是我们几个闯出来的,我大哥就是单纯过来帮忙收收场,您想要面子也行,里子也ok,我都给你办圆满得,您老要是感觉这地方没诚意,明天早上八点半,我去百利集团门口再给您磕几个,咋样?”
  
  贺姓男人深呼吸两口没有作声。
  
  大壮将烟蒂一脚踩灭,走到董咚咚的旁边,一手薅拽自己兄弟,一边轻笑:“贺总,歉这玩意儿您想啥时候要,我们啥时候给到位,但让我大哥低头指定不好使。”
  
  “呵呵,行,我记住了。”贺姓男人沉吟半晌的后翘起大拇指。
  
  “贺总,这把您让我们啦,我打心眼里感激,虽然在您眼里,我们可能狗**不是,但同样您在我们眼里同样没啥吨位,可能你觉得我在吹牛逼,但我可以很负责的告诉你,今晚上我们想整死你,你肯定没跑。”董咚咚从地上爬起来,微笑着开腔:“不管怎么说,我们哥几个欠您一份人情,以后有什么用得上的地方,您尽管招呼,另外麻烦您受累再抬抬手,把花爷的兄弟放出来,不然我们几个可能还得继续没完没了下去。”
  
  贺姓男人没有接茬,径直看向我道:“王朗,咱们以后注定还得再发生点故事。”
  
  “那就提前谢谢贺总抬爱喽,不管是安徒生童话还是春天的故事,只要您想讲的时候,我肯定会第一时间搬上小马扎凑过来听。”我小鸡啄米似的点点脑袋。
  
  他冷冰冰的瞟视我两眼,转身朝自己的“座驾”走去。
  
  几分钟后,浩浩荡荡的“奔驰”车队消失在高速路的闸道口。
  
  等对方全部撤完以后,董咚咚捂着红血蔓延的裤管一屁股坐在地上,随即昂着脑袋“哎哟哎哟”的呻吟起来。
  
  “喊个**,尿盆赶紧开车去,你这孩子是真他妈虎出了新高度,哪有拿枪往自己腿上干的。”我小跑过去,拽着他两条胳膊往我肩膀上搭,同时皱着眉头训斥:“迄今为止,你是第二个虎逼虎到让我心惊肉跳得,头一个是你皇上哥,操。”
  
  董咚咚趴在我肩膀上,脸色刷白,很是孱弱的呢喃:“哥,我是不是快不行啦,我咋感觉自己现在的意识好像越来越模糊,灵魂也再一点一点的消散呢?”
  
  “消散你爹个裤衩子,嘣腿嘣到你前列腺了啊?还尼玛灵魂要消散,闭上你的阴沟。”我没好气的嘟囔,侧头朝着杵在旁边一动不动的尿盆吆喝:“你还特么寻思啥呢,赶紧开车去啊。”
  
  “噗嗤..”尿盆一下子乐出声来。
  
  不止他笑了,就连大壮、姜铭也全都龇牙豁嘴的哈哈大笑起来,郑清树抓起尿盆手里的“五连发”,来回研究两下后,也低着脑袋好像哮喘似的笑了起来。
  
  看到他们仨全都笑了,我立即意识到情况也许并没有我想象中凶险,随即侧头朝着董咚咚骂咧:“瞅你特么混的这点人缘吧,人家都上赶着给你送挽联呢。”
  
  “朗哥,你别听他装逼,狗日的使着气改钢珠子的玩具枪,跟你卖可怜呢。”郑清树走过来,抬手一巴掌掴在董咚咚后脑勺上撇嘴:“再不从你大哥背上滚下来,我估计接下来几个月我可能得把我用过的那副单拐卖给你。”
  
  董咚咚慢吞吞的从我背上拱身下来:“你们是真不厚道,咱不说好啦,一块赚大哥点眼泪嘛,结果咋地没咋地,直接把我卖了..”
  
  “咋回事啊?”我迷惑的问向郑清树,虽然感觉可能被董咚咚给诓了,但我不太懂自己是因为啥上的当。
  
  郑清树抓起姜铭手里的五连发给我解释:“他们几个使的家伙式全是玩具枪,准确点说套着五连发壳子的模型,这玩意儿是从香港那边流传过来的,瞅着跟真家伙一模一样,实际上装钢珠子得。”
  
  我接过那把“赝品”把玩几下,感觉除了比真家伙稍微轻一点,其他方面没有任何差别:“不对啊,我听枪响的声音很逼真啊?”
  
  郑清树咳嗽两声解释:“你小时候玩没玩过bb枪?其实这枪响的原理跟那东西差不多,只是钢珠的火药涂抹的更多一些,打身上会疼会流血,但肯定不致命。”
  
  我惊愕的出声:“卧槽,合着你们四个拿几把装bb弹的玩具枪直接给人吓跑了?”
  
  董咚咚迟疑几秒钟后开口解释:“其实也不是,我们仨的家伙式都是假的,大壮手里的是真的,来之前我们四个本来打算抽签决定,谁用真家伙跟姓贺的对垒一下,大壮赖皮,先一步把真枪给抢了。”
  
  我皱着眉头怒视大壮:“你特么484傻,如果姓贺的真跟你拼一下,你咋整?”
  
  大壮憨厚的抓了抓后脑勺憨笑:“哥本来就奔着让他跟我拼一下整的,他如果开枪,可能我会倒下,但百利集团从今往后指定没面,号称垄断全鹏城赌档的大老板只能跟我一个下三滥马仔血拼,甭管咋传出去,他都没脸,谁知道狗日的不上套。”
  
  “嗡嗡..”
  
  就在这时候,我兜里的手机响了,看了眼是谢天龙的号码,我迅速接起:“你赶紧来高速路口跟我们碰头吧。”
  
  “呼哧呼哧..”回应我的是谢天龙粗重的喘息声,足足能有四五秒钟后,他才出声:“快..快来..鹏城第六人民医院后门的巷子里接..接我..我受伤了..”
  
  &nbuctxti7
  
  【悠阅书城uc书盟的换源app软体,安卓手机需googleplay下载安装,苹果手机需登陆非中国大陆账户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