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头狼1773 山城,谁人不识君,头狼1773 山城,谁人不识君_武侠仙侠_百书迷 亚博官方网站欢迎您,亚博英超,亚博玩法
百书迷 > 头狼 > 1773 山城,谁人不识君

1773 山城,谁人不识君


  挂断电话后,我长长的吐了口浊气,后背倚靠着车座,心底说不出的畅快。
  “解恨了啊?”张星宇笑嘻嘻的拿胳膊捅咕我一下。
  我甩了甩手腕冷笑:“这才哪到哪,大龙当初吃耗子的事儿还没跟他算,往后慢慢盘!”
  别看我表面上不声不响,甚至只字不提我和葛川之间的恩怨瓜葛,但在我内心深处记得清清楚楚,我不会忘记当初自己被他逼的走投无路,更不会忘记那段时光里我们受过的屈辱。
  如果不是没有实力双线开战,我是真想连辉煌公司带葛川都一块连根拔起。
  张星宇打了个哈欠,懒洋洋的出声:“不要紧,日子还长,咱们让他们一个接一个的跪下。”
  白老七轻咳两声:“小哥俩回来了。”
  说话的功夫,陈傲和郑清树一齐拽开车门钻了进来。
  我侧脖发问:“办的怎么样?”
  郑清树抿嘴低声道:“信息有误,他家里一共四个人,幸亏小傲搭了把手。”
  “我就是打辅助,主要动手的还是树哥。”陈傲不咸不淡的撇撇嘴。
  我皱了皱眉头,拉长脸颊:“我是问事情办得怎么样?”
  郑清树马上回答:“给他们灌了足够分量的安眠药,然后全拿绳子捆起来了,等明后天咱们准备离开山城的时候,我再打电话报个警就可以。”
  张星宇赶忙笑呵呵的打圆场:“走吧,先找地方睡觉去,明儿白天还有得忙,我简单分配一下任务哈,明天天一亮,树哥就去把那帮被强拆的大爷大妈们送到政府门口,你不要直接参与,从旁边盯梢就可以,七哥跟我一块去找地税国税的几个朋友聊聊天,我之前在山城的时候,没少陪他们钓鱼赌马,让他们查查辉煌公司没啥问题。”
  说罢话以后,张星宇看向我问:“我这边就这样,你还有啥安排?”
  我搓了搓额头道:“约下孙马克,我跟他见一面谈谈,谈完以后我直接回羊城,剩下的事儿你和**、三眼哥商量着安排。”
  张星宇迷惑的问我:“咋这么急呢?”
  “咱们这次打了辉煌公司一个措手不及,如果对方也如法炮制咋办?”我揪了揪鼻尖道:“虽说有王莽和叶家帮衬,但他们不可能时时刻刻盯着咱,就譬如这次整那个宋勇军,敖辉和郭启煌打死也想不到,同样他们要是还击的话,咱也想不到会朝哪个方向下手。”
  张星宇坏笑着眨巴眼:“也是这个理儿,我还寻思着整趴下辉煌公司,你好歹得装一波逼呢。”
  “我也想啊,关键是时间不允许。”我叹口气道:“这波逼你们替我装吧,尽可能整的圆润点,另外就是廖国明、张帅这些朋友,咱们刚插旗的时候他俩都没少帮忙,现在有好处了,多想着点他们,别让人背后戳咱脊梁骨。”
  张星宇插诨打科的应声:“那肯定,就算我同意,波姐也不能同意,人家现在跟张帅好的都快穿一条裤衩了。”
  我捻动手指头道:“你们先找地方休息吧,给我送咱们以前那家夜总会的街上,我约了三眼哥和波姐碰个头。”
  半个小时后,来到我们刚刚入主山城时候的那条“男人街”,把我和陈傲放下以后,张星宇仨人www.00ks.net绝尘而去。
  站在街边,我仰头看着我们曾经的那家夜总会,心里百感交集。
  夜总会的门脸已经换了,现在改名叫“罗曼蒂克”,外墙的也重新粉刷装潢过,几乎找不到丁点过去的影子,生意看起来还算不错,门前停了不少私家车,几个代客泊车的社会小青年正从门口抽烟聊天。
  见我杵在原地半晌没有吱声,陈傲递给我一支烟轻声发问:“哥,这是咱家的第一站啊?”
  “嗯,头狼真正走上轨道就是从这里开始的。”我将香烟叼在嘴里,苦笑:“这地方回忆挺多的,我们搁这门口跟人干过仗,从里面嘣过枪,当初为了抢下这里,留了好多血,甚至我和小雅也是从这里才开始慢慢建立起的感情..”
  “想小雅姐了?”陈傲替我点着嘴边的烟卷。
  我叹息一声,心情复杂的摇了摇脑袋:“我现在没资格想任何人,你没发现吗?我这个人的感情生活一团糟,一边对小影念念不忘,一边又总是挂念小雅,我这种人说白了就是渣,总是这山望着那山高。”
  “哔哔..”
  就在这时候,一台白色Q7打我们旁边开过,呱噪的狂按喇叭,车里面狂躁的低音炮震的人头皮发麻。
  陈傲扭头,不耐烦的骂了一句:“按你麻勒痹按!”
  车子“吱嘎”一声停在我们跟前,一个梳着“飞机头”,耳朵上扎着个大耳圈,打扮的不男不女的青年把脑袋从驾驶窗口抻出来,梗着脖颈咒骂:“妈卖批,你们骂拉锅?”
  “嘭!”
  “嘭!”
  车门打开,四五个打扮的溜光水滑的小青年牛逼哄哄的蹦了下来,呼啦一下将我和陈傲给围了起来。
  一个剃着短发头,胳膊上雕龙画凤的小伙,直接从腰后拔出一把大卡簧,梗着脖颈指向陈傲呵斥:“日尼玛哟,拉锅骂人?”
  “我特么..”陈傲横着脸就要往跟前凑,我一胳膊揽住陈傲,同时朝着这帮社会小哥鞠躬道歉:“不好意思啊大哥,我兄弟喝多了,别跟他一般见识,他刚才说我呢。”
  可能真的是眼界开阔了,我现在是真心不乐意跟人动不动就呜呜渣渣的干仗,尤其是干这种没有丁点价值的仗,用王莽的话说,等人混到一定程度,就会发现过去很多倍儿在乎的事情,现在不过是一笑而过。
  刚刚开车的那个飞机头不屑的拿拳头在我胸脯上怼了一下:“日尼玛个仙人板板,像个宝批龙。”
  就在这时候,一辆黑色路虎风驰电掣的开过来,打头的路虎车不知道是驾驶技术不到位,还是喝大了,反正没来得及刹车,车头“咣”的一下撞在几个社会小哥的Q7屁股上,顿时间塑料壳子、玻璃茬飞了一地。
  “妈卖批!”
  “锤子!”
  正包围我们的几个青年立即蹦跳着冲向路虎车。
  路虎车的车主似乎反应慢半拍,等这帮小伙围着车连拍带踹半天后,车门才“嘭”一下缓缓打开。
  我眯眼一看,顿时间咧嘴笑了,车主平头刀子脸,模样透着一抹英气,穿件松松垮垮的家居服,水蓝色的沙滩大裤衩,脚上趿拉着一双人字拖,俨然一副半夜出来给媳妇买宵夜的好好男人的形象,正是许久未见的三眼哥。
  随着三眼的下车,围簇在车边的几个小青年刹那间鸦雀无声。
  “三眼锅好。”
  “三眼锅!”
  “三眼锅,您怎么..”
  沉寂不到三四秒钟,几个社会小哥立即卑躬屈膝的朝着三眼作揖打招呼。
  “啪!”
  三眼抬手一巴掌拍在“飞机头”的脸颊上,歪着脖颈轻笑:“小老虎,听说你最近接了几栋住宅楼,又开始飘的脚后跟不着地了是吧?”
  “没有没有,我今晚上喝的有点多,没看清楚三眼锅的车牌。”飞机头佝偻着腰杆慌忙缩脖,随即回头一脚踹在一个同伴的屁股上喝骂:“看个锤子看,还不赶紧把三眼哥的车子送去修理厂,全部配件给我用国外原装的。”
  挨了一脚的小伙,赶忙小跑着朝三眼车里跑去。
  说罢话,飞机头又笑盈盈的朝着三眼做出邀请的手势:“三眼锅,上店里坐一会吧?店里刚来几个俄罗斯的妹纸,目前还是新货,没被人拆过封呢。”
  “生意最近不错嘛。”三眼昂头看了眼我们曾经的夜总会,拍了拍飞机头的肩膀道:“房租从下个月开始涨三倍,另外告诉黑狗、大双那群人,做工程就好好做,南岸区那边工地是头狼家的,要是再让我知道他们背地里搞事情,腿给他们掰折。”
  “是是是,我一定把话带到。”飞机头小鸡啄米似的狂点脑袋,随即又讪笑着出声:“三眼锅,我刚接下来那几个小区,明天一定把介绍费给您送过去,这几天真是忙完啦。”
  “呵呵,你看着办就好,别整的好像我们欺负人似的。”三眼双手插在大裤衩里翻找半天。
  飞机头马上很有眼力劲的递过去一支烟,双手抱拳的恳求:“您千万别让我看着办,道上的朋友都知道在山城搞建筑,首先需要头狼公司点头..”
  没等小伙说完,三眼一胳膊扒拉开他,满脸堆笑的朝我开腔:“老大,给我使使火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