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头狼1702 借刀杀人,头狼1702 借刀杀人_武侠仙侠_百书迷 亚博官方网站欢迎您,亚博英超,亚博玩法
百书迷 > 头狼 > 1702 借刀杀人

1702 借刀杀人


  半小时后,欧军将我们带到了一处废弃的车间,不过他本人并没有下车,甚至脸上写满了反感。
  ?我示意白老七先将康森弄下车,然后笑盈盈的朝着欧军道:“一块看看热闹呗欧叔?”
  ?欧军扫视一眼被拖进车间里的康森,冷着脸开口:“王先生,我愿意帮助你,一是因为康森和托尼的存在确实侵犯了我的利益,二是我的人身安全受你的胁迫,我希望你搞清楚一点,我们之间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关系密切,另外我不希望今晚的事情,给我带来任何麻烦。”
  ?盯着欧军那张毫无血色的脸颊,我迟疑几秒钟后,咧嘴笑道:“那行,我就不勉强欧叔啦,血呼拉擦的确实也没啥可看的,您稍等一会儿,我进去把康森处理掉。”
  ?“不要留下任何后遗症。”欧军蠕动嘴唇。
  ?就在这时候,车间里突然传来康森“嗷嗷”的惨嚎声。
  ?从车里下来以后,我眯缝眼睛再次瞄了眼驾驶位上的欧军,一扫心里的犹豫不决,瞬间下定了决心,随即大大咧咧的走进了车间里。
  ?车间一处废弃的车床旁边,白老七怀抱一根一米多长的木头方子正打孩子似的照着康森劈头盖脸的猛凿。
  ?康森可怜兮兮的蜷缩在地上,嘴里不停的发出呻吟声。
  ?又连续砸了几棍子后,白老七喘着粗气瞪眼咒骂:“草泥马得,听说你在莞城还是个名角儿是吗?”
  ?见到我走过来,满脸全是血污的康森慌忙抬头朝我恳求:“王朗,只要你放了我,我保证不会难为你那群兄弟,我跟我手底下人交代过,如果天亮之前我没回去的话,就让他们干掉你兄弟,放了我吧,咱们大事化小..”
  ?“你那根性感的小雷管呢。”我蹲下身子,朝他努努嘴:“来,掏出来,咱们一块腾云驾雾。”
  ?说着话,我抻手摸了摸他后腰,空荡荡的,
  ?我嘲讽的说:“是不是落警局里了,要不我找人帮你取回来?”
  ?康森咬着嘴皮呢喃:“王朗,你是清楚的,我不过就是一把枪,真正要整的是郭启煌和郭海那两个老王八蛋,你放我走,我保证永远不会再难为你,咱们甚至可以做朋友,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
  ?“你看你,明知道我想要问啥,就是死活不跟我主动唠。”我拍了拍康森的肩头,侧头朝着白老七道:“七哥,他好像拿咱俩当傻子,你说咋办?”
  ?“嘭!”白老七毫无征兆的抬腿一脚盖在康森的脸上,接着扭头四处寻找半天后,从一部车床上抓起一把布满尘埃的老虎钳,然后一把揪住康森的头发,老虎钳直接夹在康森的大门牙上,桀桀冷笑两声:“以后有条件了,记得镶副金牙。”
  ?话音落下,白老七猛地往下一拽,康森的嘴里瞬间飙出一抹鲜血,疼的原地打滚嚎叫。
  ?白老七暴力的再次薅起康森的衣领,挥舞着老虎钳,阴嗖嗖的笑道:“这才哪到哪啊兄弟,人好像一共有二十八颗牙齿吧,门牙拔完了,咱们拔腮牙,你还得疼二三十回呢。”
  ?“王朗,朗哥..我服了。”康森扯着喉咙干嚎:“孟胜乐、段磊和那两个小兄弟目前没有在莞城,已经被郭启煌转移走了,我感觉他应该是准备把那几个人送到缅d。”
  ?“哥们,你还是没心思跟我们好好聊啊。”白老七豁嘴一笑,老虎钳再次夹住康森另外一颗门牙。
  ?“我说的是真的..”康森含糊不清的摇头晃脑:“你们只要放过我,我一定..啊!”
  ?没等他说完,白老七胳膊往后一甩,又拔掉他一颗牙齿。
  ?康森捂着嘴巴,惊恐的往后蜷缩身体:“朗哥,我要是骗你全家不得好死,你们只要把我放了,我一定可以把段磊他们送回来..”
  ?“来兄弟,张嘴!”白老七吐了口唾沫,表情狰狞的攥着老虎钳再次朝康森弯下腰杆。
  ?康森像是一个即将被凌辱的小姑娘一般,两手撑着地面,屁股一蠕一蠕的往后躲闪:“王朗,我是郭启煌的干儿子,拿我交换你的人,郭启煌肯定不会拒绝,他费了很大功夫才把我扶起来的,绝对比你那些兄弟要有价值的多。”
  ?见我没有表态,白老七又薅住康森的衣领,如法炮制的再次拔掉他两颗牙齿。
  ?我从原地站了几秒钟后,转身往车间外面走去。
  ?车间门口,欧军夹着一支香烟,正表情严肃的朝里面观望,见到我出来,他有些不满的埋怨:“王先生,你在搞什么?马上天就要亮了,如果康森的马仔发现联系不上他的话,肯定会第一个怀疑我,毕竟今晚上可是我去保释的他。”
  ?他说话的空当,此起彼伏的惨嚎声在空荡荡的车间里回荡,听着格外的渗人。
  ?我表情平静的出声:“我抓康森的主要目的是想保我兄弟周全,现在他既然吐口了,我也没必要将他赶尽杀绝,我是混社会的,又不是职业杀,您应该理解的对吧?”
  ?“你..你什么意思?”欧军的眼珠子瞬间瞪圆:“搞什么飞机,你把康森放掉,那我怎么办?”
  ?“该咋办咋办呗,你刚刚不是也说了嘛,咱俩的关系并没有我想象中亲密。”我轻飘飘的点燃一支烟,随即拍拍他肩膀道:“待会我会让我的人,把康森打晕给你送出来,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欧军一把攥住我的袖子,气喘吁吁的低吼:“王朗,你不能这样,我今天晚上帮过你那么多,你现在拍拍屁股不管,不是坑我吗?”
  ?“打住,你确实帮我挺多,可我也没少替你干活,托尼怎么躺在重症监护室的,你又不是心里没数。”我不耐烦的甩开他的薅拽,从腰后摸出白老七提前给我的卡簧,递给他轻笑:“要想高枕无忧,那就自己动手。”
  ?欧军胸口一起一伏,仇视的瞪着我。
  ?“你先考虑考虑,我进去把康森给你干晕。”我将卡簧硬塞到他手里,随即拍了拍他胳膊道:“人,我给你送上车,如何处理就看你自己的心情喽。”
  ?说罢以后,我转身又走进车间里。
  ?就这么三两分钟的功夫,白老七已经把康森整的没了人样。
  ?此时康森奄奄一息的趴在地上,口鼻全在淌着红血,嘴里两排的门牙全都不翼而飞。
  ?我踱步走到他面前,居高临下的朝着他微笑:“考虑的怎么样了森哥,我啥时候能见到我兄弟们?”
  ?“王朗..我如果死了你也会倒霉的..”康森嘴里喷着热气,孱弱的喃喃。
  ?“你特么的!”白老七攥着老虎钳就往康森跟前走。
  ?康森吓得一激灵坐起来,条件反射的保住脑袋。
  ?“诶七哥,没必要的,我看森哥挺配合。”我朝白老七使了个眼神,然后蹲下身子,凑到康森面前压低声音道:“森哥,你难道还没看出来吗?”
  ?“看..看出来什么?”康森瑟瑟发抖的抬起脑袋。
  ?我拘谨的回头看了眼车间门口,随即把嘴巴又往他耳边凑了凑,压低声音道:“我这么跟你说吧,段磊跟我也就是一般关系,相信你应该能查出来,可为什么我今天会不管不顾的跑到莞城呢?”
  ?康森满眼迷茫的发问:“为..为什么?”
  ?我掐着嗓子嘀咕:“难怪老根儿说你老实,你这人的脑子确实不会打弯,我再跟你说一点,我一个在羊城都混的狗鸡八不算的选手,跑到莞城为什么能振臂一呼,让老根儿那种大拿替我鞍前马后,这其中难道没什么故事吗?再有你是怎么落到我们手里的?”
  ?康森惊愕的张大嘴巴:“你..你意思是华侨联盟想办我?”
  ?“嘘。”我做出个禁声的手势道:“华侨联盟不一定想办你,但掌权的人肯定不能容忍一个不听他使唤的异类存在,道理你应该明白吧?”
  ?“不可能,你特么少挑三豁四。”康森拨浪鼓似的摇头:“我替那帮华侨干过那么多事情,他们每个人都有把柄在我手里,把我弄死,他们没任何好处的。”
  ?“你爱信不信吧,我跟你说这些,是想告诉你,我其实跟你一样,做任何事情就是图个钱,什么兄弟不兄弟的,那都无所谓,有钱想要多少兄弟摇不来。”我舔了舔嘴唇上的干皮道:“本身我就得罪了辉煌公司,现在要是再把你整死,以后还活不活了?说实话啊森哥,咱俩没什么大仇怨,真给你弄死我也不落忍,可我收人钱了,啥也不干的,又不合规矩。”
  ?康森眼珠子来回转动几下后,朝我轻声道:“王朗,只要你放我走,欧军给你多少钱,我双倍给你,并且保证一定把你兄弟放掉,替你跟我干爹说几句好话也不是没可能的。”
  ?“森哥,你咋还看不明白呢,不是我不想你活,是门外那位希望你咽气。”我摸了摸鼻尖道:“要不咱这样吧,你装晕,然后我和我哥们假意告诉欧军你不行了,找个地方把你埋掉,能不能趁机跑掉就看你的运气了,但你得答应我,你逃出生天,咱们的恩怨一笔勾销。”
  ?“好!”康森迟疑片刻后,很直接一头倒在地上,闭上了双眼。
  ?瞅他这幅逼真的演技,我站起来,故意提高调门朝着门口喊了一嗓子:“休克了啊?七哥把他扛上车。”
  ?“好嘞。”白老七应承一声,拦腰将康森扛在直接肩膀头上。
  ?我趁机拿起白老七手里的老虎钳偷摸塞到康森的手里,康森的反应也很快,迅速将老虎钳藏到了袖口。
  ?很快白老七将满身是血的康森抬上汽车的后排。
  ?我朝着坐在驾驶位上仍旧满脸犹豫的欧军轻声道:“欧叔,人交给你了,你速度快点的话,待会我和我哥们就顺手替你把他埋了,你要是磨蹭的话,那就只能自己解决。”
  ?我的话音还未落下,死狗一般趴在后排座椅上的康森突然坐起来,攥着老虎钳照着欧军的后脑勺就狠狠砸了上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