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头狼1622 最佳拍档,头狼1622 最佳拍档_武侠仙侠_百书迷 亚博官方网站欢迎您,亚博英超,亚博玩法
百书迷 > 头狼 > 1622 最佳拍档

1622 最佳拍档

连续两刀下去,郭江旁边的那个青年立即发出杀猪一般的嚎叫声,拳头大的血点子滴落在地,瞅着格外的醒目,而郭江、董建、叶致远一甘人则吓得纷纷往旁边退让。
  
  陈傲一肘子将青年怼翻在地,瞪着赤红的眼珠子,回头看向躲藏在董建身后的郭江,恶狠狠的低吼:“草泥马得郭江,记住了,今天就是一点见面礼,下回你特么还犯贱,躺下内个就是你!”
  
  说罢话,陈傲转身就走,既没有慌里慌张的奔跑,也没有装腔作势的停顿,完全就是正常人走路的步伐,一步一步迈向街口,只留给众人一道桀骜不驯的背影。
  
  很快会所里蹿出来一大群保安撵了出来,两个保安上前搀扶被陈傲扎伤的青年,往旁边的车上抬,估计是打算送去医院,而剩下几人攥着橡胶棍朝陈傲撵了出去。
  
  已经走出去十几步远的陈傲冷不丁停了下来,手握冒着寒光的剔骨刀,扭头扫视一眼几个咋咋呼呼的保安,声音平和的轻笑:“谁再敢往前迈一步,我就干死谁!”
  
  几个保安立时间停驻,谁也没敢再继续嘚瑟。
  
  我皱着眉头瞟视一眼陈傲,心里既震惊又不满,震惊于这家伙的雷厉风行,不满他的粗心大意,当着这么多人面前动手,他竟然没有做任何伪装,哪怕是戴个口罩或者鸭舌帽,完全就是用自己的脸颊示人,好像生怕旁人不认识他似的。
  
  我正琢磨应该怎么帮他善后的时候,王鑫龙叼着烟一瘸一拐的从停车场走了出来,径直来到惊惧的郭江等人面前,笑盈盈的吐了口烟雾,然后高举双手吆喝:“这事儿我负责,捅人的是我朋友,该怎么处理我全接着!”
  
  站在十米远的陈傲,回过身子,攥刀指向酒店门前,轻飘飘的狞笑:“郭江,你给我听清楚了,我哥们要是被抓或者有什么别的闪失,这辈子你就做好不落单的准备吧!”
  
  话音落下,陈傲大摇大摆的离开,很快就彻底消失在了街头。
  
  我这才后知后觉的看明白王鑫龙和陈傲的计划,敢情哥俩压根就没打算偷偷摸摸的干,陈傲负责动手,王鑫龙负责善后。
  
  杀鸡儆猴是目的,杀完“鸡”的“刀”逍遥法外是威慑力,哥俩从一开始就打算好了,不会碰郭江一指头,但却又让郭江深切体会了一把跟死神擦肩而过的颤抖。
  
  郭老三此刻心里一定比任何人都清楚,陈傲不是不敢办他,只是不想办,惊恐之余他除了愤怒,估计剩下更多的就是怎么处理眼下的难题,毕竟说到底,王鑫龙没动手,他就算再恨,也不能咋地。
  
  想到这儿,我禁不住笑了,王鑫龙和陈傲这哥俩还真是最佳拍档。
  
  王鑫龙斜嘴叼着烟卷,表情平淡的朝着被两个保安搀扶的那个倒霉青年努嘴:“哥们,你没事吧?需要报个警啥的不?”
  
  “报警,必须报警!”
  
  “喂,110吗?国会俱乐部门前发生血案”
  
  “保安,拦着他,千万别让这个人跑了!”
  
  可能是见到亡命徒一般的陈傲走远,跟在郭江他们旁边的那群富家公子哥们刹那间全来了状态,一个个目露凶光,恨不得要把王鑫龙扒皮抽筋。
  
  面对八九个保安的围堵,王鑫龙不慌不忙的抽着烟微笑:“放心,我肯定不带跑的,再说了,我一个瘸子能赛的过你们是咋地?捅人的是我朋友,又不是我,我一点不心虚。”
  
  就在众人嘈杂不停的时候,郭江侧目看向叶致远低吼:“远仔,你什么意思?这子是王朗身边的,别跟我说,你事先不知情!”
  
  “江叔,脏水不是这么泼的,整晚上咱们都在一块,你哪只眼看到我跟王朗打电话了?”叶致远不甘示弱的反讥,同时掏出自己手机吧唧嘴:“要不咱们等警察来了,我把通话记录给警察看一眼?”
  
  “郭老三,戳着脑门子骂你一声废物!你服不?”王鑫龙一脚踩灭烟蒂,皮笑肉不笑的歪着脖颈嘲讽:“我是跟朗哥的不假,可特么这事儿跟我朗哥有鸡毛关系?我刚才说的清清楚楚,捅人的是我朋友,我朋友!frid!你能理解啥意思不脑残?瞅你挺大个脑袋,敢情是拿前列腺想问题啊?”
  
  “你特么说啥?”郭江拨拉开挡在他前面的两个青年,一把薅住王鑫龙的衣领,呼哧带喘的厉喝:“你再给我说一遍。”
  
  “哎哟,打人啦”王鑫龙突然一把挣脱开郭江的拉扯,踉跄的跌倒在地上,昂头喊叫:“天娱集团的郭江打人啦,救命啊”
  
  “你特么!”郭江顿时间情绪失控,抬腿就是一脚踹在王鑫龙的身上。
  
  董建慌忙推搡郭江劝阻:“江哥,别这样”
  
  叶致远走上前,伸手拉起王鑫龙开口:“大龙,你放心,待会我一定给你作证,郭江打你的事实。”
  
  “没事儿叶少,这事儿不劳您费心,我相信这么大的会所,门前的摄像头肯定不是摆设。”王鑫龙佯做孱弱的模样,堪堪爬起,随手指了指会所门前的摄像头轻笑:“那玩意儿既然能拍清楚我朋友伤人,也肯定能拍到天娱集团的郭总经理殴打我,整个过程,我可一下没动手,莫名其妙的就挨顿胖揍,哎哟脑袋晕乎乎得。”
  
  说着话,王鑫龙又一屁股崴坐在地上,发出长叹短嘘的呻吟声。
  
  “草泥马得,你告诉王朗,这事儿没完!别特么动不动就拿天娱集团说事!”在董建和几个青年的推搡中,郭江边往后倒退,边蹦跳着叫骂,好像是在给自己找台阶下。
  
  “没有天娱集团,我能给你打出拉稀,你信不?”王鑫龙像个地赖子似的坐在地上,轻描淡写的朝着郭江努嘴:“别装逼了老铁,有这时间赶紧琢磨琢磨怎么消掉监控视频吧。”
  
  董建和另外几个青年将郭江连拉带拽的劝回酒店里。
  
  郭江气呼呼的继续替自己打圆场:“王朗这个垃圾仔,只会玩点下三滥,我一定弄死他!”
  
  “行了江哥,消消火吧。”董建皱着眉头,一脸厌恶的嘟囔:“我和国会俱乐部的老总是哥们,待会我让他想办法把监控录像消掉,你赶紧去医院一趟,跟杜聊聊,别把事态继续扩大,毕竟杜是替你挨的刀子。”
  
  “不用消除监控,让警方想办法尽快抓到刺伤杜的那个混蛋!”郭江胸口一起一伏的仍旧硬着头皮装篮子:“大不了我承认我打人,王朗也别想舒服。”
  
  董建很是上火的规劝:“别冲动了行不,天娱集团现在是羊城的明星企业,正帮着市政府大力改造增城区的旧城项目,你这个节骨眼上要是被人爆出来负面新闻,不是自讨苦吃吗?”
  
  听到董建的话,我迟疑几秒钟后,给张可又发了一条信息,随即掐灭指间的香烟,大摇大摆的走了过去:“郭老三,我兄弟刚才警告你别装逼,你是不是听不明白啊?来,马上报警,我人就在这儿,需要咋配合警方调查我肯定通力配合。”
  
  看到我突然出现,郭江、董建,以及不远处的叶致远全都楞了。
  
  郭江气喘吁吁的蹦起来咒骂:“果然是你,你的人在门口行凶,你又出现在国会,王朗我看你这次怎么赖!”
  
  “你特么好像脑袋有脓包似的,什么叫我的人?他是脑门子上贴标签了还是户口本跟我一页?我还怀疑是不是你丫早就瞅你朋友不顺眼,故意往我脑袋上扣屎盆子呢。”我呵呵一笑,粗鄙的吐了口唾沫,再次点上一支烟轻笑:“另外我为啥不能出现在这里?门口难道贴着我不准入内的告示牌了吗?”
  
  郭江被我噎的哑口无言,疯狗似的回过脑袋朝着叶致远暴喝:“叶致远,你现在还敢说跟你无关吗?”
  
  叶致远瞟了我一眼,喉结蠕动两下没有作声。
  
  “哎呀,王朗你终于来啦,我的发带呢?”
  
  就在这时候,一阵香风袭来,紧跟着就看到张可快步从会所门外走进来,朝着我伸出手纤纤玉掌轻哼:“等你一晚上啦。”
  
  我笑着从兜里掏出张可刚刚丢给我的发带放到张可的掌心。
  
  “哎呀,可算找到它啦,这是我朋友专程从法国给我带回来的礼物,结果晚上丢到了游艇上,幸亏王朗帮忙捡起来。”张可欣喜若狂的亲吻一下发带,做出一副感激的表情,很自然的挽住我的手臂出声:“为了感激你,我请你吃宵夜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