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头狼1431 刚烈的女人,头狼1431 刚烈的女人_武侠仙侠_百书迷 亚博官方网站欢迎您,亚博英超,亚博玩法
百书迷 > 头狼 > 1431 刚烈的女人

1431 刚烈的女人

几分钟后,孟胜乐和余佳杰将陈凯那帮骂骂咧咧的亲戚推搡出病房。
  
  屋里顿时间只剩下我和秀娟两个人,她用打量雕塑一边的眼神怔怔的盯着我,我则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任由她观望。
  
  不多会儿后,她长吁一口气,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般“腾”的坐在病床上,仿若自言自语一般喃呢:“你的心理年龄和你的外表很不像,我以为你会被我看的害怕。”
  
  “我没有任何原因怕你。”我挪动脚步走到她面前浅笑:“第一,你肯定打不过我,第二,你就是一个心理失衡的寡妇,第三,我们有共同的敌人。”
  
  “是啊,我就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寡妇。”她低垂着脑袋,眼泪瞬间又蔓延出来。
  
  这回我没有再劝解她任何,一个人如果心底挤压太多事情得不到合理的发泄,早晚都得崩溃,就比如曾经跟陆国康有过一段时间露水之缘的叶美丽,她其实就是女人崩溃的最好例子。
  
  待她哽咽了七八分钟左右,我从床头柜抽出纸巾递给她,压低声音道:“嫂子,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安慰你,而且这种事情根本也不是安慰可以解决的,需要你自己走出来,我能说能做的就是希望你早日走出阴霾。”
  
  她擦拭一把眼泪后,沉声问我:“鞋帽厂,你准备将来干什么?”
  
  “不知道,得看雇主想干什么,我能保证的就是那块地绝对不会通过我的手卖给天娱集团,可能您不信,其实我现在比任何人都希望看到天娱集团功败垂成。”我摇摇头,下意识的掏出烟盒,看了她一眼后,我又很快将烟盒揣了起来。
  
  “你抽吧,我不介意。”她叹口气道:“你能想象得到吗?昨天这个时候,老陈还和我一起商量厂子何去何从,现在我们已经天人永隔了,你说世事是不是真的很无常。”
  
  我抿嘴叹息:“节哀顺变吧,嫂子。”
  
  “你知道天娱集团为什么一定要拿到我们的工厂吗?”她点点脑袋,表情清冷的说:“因为那块地方将来会变成一个大型的高档住宅区,而我们的工厂可能就是住宅区里的一部分,或者是别的,总之我们那块地是他们的必经之地。”
  
  我捏了捏鼻头没有作声,对于地皮的具体情况,我了解的其实并不多,仅有的一些资料也是叶致远和熊初墨告诉我的,我只知道天娱集团是在配合当地的区政府做危楼改造工程,至于将来要干嘛,真的毫不知情。
  
  “你叫王朗对么?”秀娟侧脖问我。
  
  我语重心长的回应:“嗯,王者的王,朗朗乾坤的朗。”
  
  “朗朗乾坤,希望真的可以朗朗乾坤吧。”她幽怨的仰头看向天花板道:“工厂的转让问题,明天咱们就可以去办理,如果将来你有机会的话,能不能帮我狠狠的制裁一下郭江。”
  
  “郭江?”我顿时间有点懵逼,按理说以秀娟一个家庭妇女的身份是不可能知道这个人的,就算知道,也不该对他抱有太大的敌意,难不成这里面有什么我不了解的内情。
  
  秀娟咬着牙豁子“嘎嘣嘎嘣”作响的解答:“院方通知我的时候,我从家里往过赶,就是天娱集团的郭江给我的的电话,让我抓紧时间想想怎么跟天娱集团签订转让协议,还威胁我,如果我不照做的话,我们全家都得死光光。”
  
  我不可思议的问:“郭江给你的打的电话?”
  
  秀娟重重点点脑袋:“对,他自报家门的,当时我太着急,没有来得及录音,当时我记得很清楚,他的名字就叫郭江,他既然知道我家老陈出事了,说明他肯定和这件事情逃不过干系,所以我希望你能帮我。”
  
  我眯缝起眼睛轻呢:“成,我知道啦。”
  
  之前我对天娱集团还高看几眼,如果这事儿真是郭江亲手操办的,可想而知这个劳什子集体也就特么这点段位了。
  
  他们祸害死陈凯我能理解,毕竟是商业运作,商场如战场,本就是你死我亡的局面,但无端恐吓孤儿寡母,这个鸡毛集团属实有点下乘。
  
  秀娟低头沉默良久后,突然望向我出声:“王朗,我家老大还在部队上服役,短时间里可能不会知道这件事情,我家老二目前仍旧重度昏迷,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醒,将来究竟能不能醒,我希望你能答应我,如果有一天我发生意外,你会好好的照顾他,哪怕是看在我把工厂卖给你的份上,可以吗?”
  
  我将汗津津的双手在裤腿上抹擦一把后,满脸严肃的保证:“嫂子,您放心吧,我不会让您发生任何意外的,今天开始我会安排几个兄弟过来陪护您。”
  
  “意外这种东西,谁也说不准的。”秀娟咬着嘴皮道:“如果你能答应,就现场给我写一份保证书,同理明天的合同,我不会有任何的拖泥带水,当然你不愿意承担这个责任,我也不会食言,合同仍旧会跟你们签。”
  
  我望着她那张因为哭的太多,已经完全泛红的眼睛,迟疑几秒钟后,点点脑袋道:“嫂子,你等等,我现在就去找医生要纸和笔”
  
  说老实话,秀娟此时的眼神和表情真的特别让人心疼,虽说我口口声声称呼她“嫂子”,实际上她的年龄跟我爸妈相差无几,此时此刻的她就像是一只被闷在玻璃罩子里的鼹鼠,逃不出去又无计可施,能做的只是不停恳求和祈祷。
  
  不多会儿,我将保证书写完,因为没有印泥,我直接拿卡簧从指头上抹了条小口子,用鲜血按的手印。
  
  而她仔仔细细的看了半天后,小心翼翼对叠起来,揣进了自己的裤子口袋。
  
  感觉到屋里的气氛太过压抑,我抽了口气,礼貌的朝她道别:“嫂子,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走了,凯哥的身后事,我们会负责到底,这两天您调养一下身体,人死不能复生,希望您多保重。”
  
  她突兀抬头,看向我莫名其妙的出声:“王朗,你如果中途不夭折,不发生什么意外的话,将来一定可以成大事。”
  
  “呃”我愣了一下,摸了摸鼻梁干笑:“那就借您吉言吧。”
  
  怀揣着沉甸甸的心情,我和孟胜乐离开医院,临走时候刻意交代余佳杰多照顾好秀娟,于情于理我们都该怎么做,陈凯是因为跟我们合作才会发生的意外,而作为遗孀的秀娟没有选择妥协,反而一如既往的坚持自己男人活着时候的心愿,但从这一点,这个女人就指的我们尊重。
  
  回到公寓里,客厅和卧室全都熄着灯,估计江静雅和温婷已经睡了。
  
  怕影响她们,我和孟胜乐面面相觑的坐在客厅互相对视。
  
  孟胜乐从冰箱里拿出几罐啤酒,递给我一瓶,沉着脸叹气:“朗哥,你说这叫特么什么事啊,不就是一块地皮吗?至于让人全家死绝不?”
  
  我牛饮一口啤酒,抻着脖颈咒骂:“天娱集团真特么该倒闭了。”
  
  “唉喝酒。”孟胜乐跟我碰了一下易拉罐,扬脖咕咚咕咚灌下去一大口。
  
  我俩就这么无声的一罐接一罐的喝着啤酒,既为了排解心底的烦躁,又可能是在逃避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现实,一直持续到了凌晨的四点多钟,最后全干懵圈了,直接躺在沙发上呼呼大睡。
  
  不知道睡了多久,只感觉天色好像完全大亮的时候,我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嗡嗡”的响个不停。
  
  我迷瞪的抓起来看了一眼,见到是余佳杰的号码,马上接了起来:“喂,杰哥”
  
  “秀娟嫂子走了。”余佳杰带着浓重的哭腔:“刚刚护士查房,她用玻璃碎片划拨了自己的咽喉,流血为亡,死亡时间应该在今天早上六点多钟,那时候我到食堂帮她买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