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头狼1306 大跌眼镜,头狼1306 大跌眼镜_武侠仙侠_百书迷 亚博官方网站欢迎您,亚博英超,亚博玩法
百书迷 > 头狼 > 1306 大跌眼镜

1306 大跌眼镜

人这种生物,怎样去形容它的复杂程度都不为过。
  
  满口之乎者也的大学教授可能会是某个陪嗨妹的常客,凶狠如狼的地痞流氓也许私下赞助过贫困大学生,今天还意气风发誓要打出一片天的巨子精英明天可能会倒
  
  下,整日贪生怕死的猥琐过客,突然在某个关键时刻暴露出闪耀的光芒。
  
  我盯着陆国康略显佝偻的背影,一刹那间有点百感交集。
  
  刘博生吸溜两下大鼻涕,拿胳膊捅咕我一下出声:“回不回?”
  
  “回!”我噎了口气,直接爬了起来。
  
  正如刘博生之前说的那样,甭管我和陆国康之前有什么恩怨瓜葛,但自从踏上南行之路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归零,一切都重新开始了。
  
  刘博生吐了口唾沫,粗鄙的撇嘴:“妈的,我一个靠嘴靠眼吃饭的奥斯卡影帝,愣是被你俩给折磨成了亡命徒,不跟你俩瞎说,我个人其实是很反感用武力去达成目
  
  标的,总觉得那是低级生物才会干的事儿。”
  
  几分钟后,我们仨依原路折回。
  
  快要接近闫诗文她家平房的时候,刘博生拽了陆国康胳膊一把嘟囔:“枪给我,你拿着也是摆设。”
  
  陆国康扫视一眼刘博生插在后腰的手枪出声:“你不是有吗?”
  
  “早特么没子弹了,快点的别墨迹。”刘博生豁嘴催促。
  
  老陆犹豫一下后,还是将缴获的手枪递给刘博生,自己则从怀里掏出那把菜刀。
  
  刘博生“咔嚓”一下将子弹上膛,表情认真的出声:“待会进屋,我开枪压制对方火力,你们找机会救人,咱提前说好昂,最多二分钟,不管救没救到那爷孙俩,咱
  
  们必须撤,这地方虽说比较偏僻,但南方警察普遍比咱那头更有效率。”
  
  “好!”
  
  “没问题。”我和陆国康同时点点脑袋。
  
  说话的功夫,我们仨弯曲身子,蹑手蹑脚的迅速朝平房方向挪动,门口的两台越野车还停在原地,说明那群狗日的并没有走,房间里隐约传来断断续续的哭声和低
  
  吼,只不过太模糊了,分辨不出是男是女。
  
  陆国康皱着眉头低喝:“真特么不是东西,老头女人都欺负。”
  
  “你俩走大门,我趴墙头掩护。”刘博生左右看了两眼后,极为敏捷的一激灵翻上旁边的矮墙。
  
  我和陆国康互相对视一眼后,立即跨步迈进院里。
  
  我拎着劈柴的斧头,陆国康握着染血的菜刀,随时做好扑起来剁人的准备。
  
  院门正对着的堂屋里,再次传来两声“嗷嗷”喊叫声,听起来像是个男的,我估计是闫诗文她爷爷。
  
  我皱着眉头喝骂一句:“三号,我草拟大爷,爸爸们又回来了,赶紧出来领死。”
  
  骂完以后,屋内的惨嚎声顿时停了,我紧张的看了眼趴在墙头的刘博生。
  
  他朝我比划了个“OK”的手势,示意已经准备妥当。
  
  我抽吸两口,继续提高调门:“三号,你特么不是要抓我们吗?出来呀!”
  
  堂屋里仍旧没有任何动静,也不知道降九那帮篮子打着什么脏主意。
  
  陆国康啐了口唾沫,也昂起脑袋挑衅:“真鸡八不够揍。”
  
  屋内仍旧死一般的寂静,我甚至都有种错误,那帮家伙不会是都撤了吧,可刚刚我明明听到里面传来嚎叫声的。
  
  我舔了舔嘴唇朝着陆国康低声询问:“要不咱进去看看?”
  
  “不许进去,老子的子弹不会拐弯。”蹲在墙头的刘博生马上阻拦。
  
  就在这时候,屋内传来一道娇声询问:“是是陆哥吗?”
  
  陆国康抽了抽鼻子应声:“妹子你别害怕哈,你告诉那帮狗渣,如果敢碰你一指头,我肯定弄死他们。”
  
  沉默几秒钟后,再次传来闫诗文的声音:“你们进来吧”
  
  “不许进。”刘博生皱着眉头,审视的瞟了眼房内。
  
  我知道他是担心屋里的三号给我们埋好了套。
  
  陆国康胸口剧烈起伏两下后,使劲挥舞两下菜刀后,朝着我低声喃喃:“你在门口等着,我进去看看。”
  
  我立即出声阻止:“老陆,别冲动。”
  
  “没事,就我一个人进去,他们不能怎么样。”陆国康眯起眼珠子,慢慢朝堂屋方向走去。
  
  “老逼梆子,你咋不听劝呢,让你别进去。”刘博生急赤白脸的喝骂。
  
  陆国康就像没听见一般,仍旧闷头朝堂屋方向踱步,很快他的身影完全没入屋内。
  
  三秒钟不到,房内突然传来他“卧槽!”一声惊吼。
  
  我立马紧张的举起手里的斧头,刘博生更是架枪瞄准。
  
  很快陆国康站在堂屋门口,朝着我招手:“小朗子、阿生,你俩进来吧,威胁解除了。”
  
  我吞了口唾沫嘀咕:“老陆头,咱尼玛可是穿一条裤子的人,你不能掉头就反水吧。”
  
  陆国康一步跨出堂屋,小跑到我跟前,拽着我袖子就往前拉扯:“反个毛线水,你俩赶紧进来吧。”
  
  我半推半就的跟他走进屋内,结果瞬间被眼前的一幕给惊傻眼了。
  
  不算宽敞的堂屋里,玻璃碎片满地都是、一张八仙桌被撞翻,四个青年像是粽子一般被人用麻绳绑在四条桌腿上,两个青年满脸是血倒在地上哼哼哈哈的直喘粗气,
  
  手腕子无力耷拉着,明显脱臼了,而那个三号则像个刺猬一般蜷缩在角落里,偏着脑袋陷入晕厥。
  
  闫诗文和他爷爷坐在床沿,老头看起来没什么太大的表情,只是紧咬着嘴皮,脸上挂满很他年龄相符的沉稳,闫诗文则显得尤为战战兢兢,束在脑后的头绳不知道哪
  
  去了,披头乱发,瞅着比鬼更吓人。
  
  我目瞪口呆的望着眼前的一切,刘博生呼着大气冲进来,同样惊呆了,磕磕巴巴的出声:“这这这什么情况这帮人疯了,自己把自己绑起来的吗?”
  
  陆国康来回环视一眼,朝着闫诗文轻声呢喃:“妹子,到底是咋回事?谁干的?”
  
  闫诗文仿若平地惊雷一般回答:“陆哥,是我和爷爷”
  
  “啥!”
  
  “你俩?”
  
  我们仨再次同时张大嘴巴,像是看外星人似的不可思议的望向闫诗文。
  
  闫诗文吸了吸鼻子,像个犯了错误的小孩一般小声应声:“也不止是我们刚刚还冲进来一个男人,他先拿枪打伤两个人后,我才动的手。”
  
  “还有人?谁!”我马上举起斧头。
  
  刘博生背靠我身后,架枪来回寻找。
  
  闫诗文摇摇头解释:“走了那人好像也是找你们的,冲进屋里开了几枪后,看你们没在,二话没说又转身离开了。”
  
  说着话,闫诗文的眼圈就红了,带着浓重的哭腔说:“他们要伤害我和爷爷,我们不得已才动的手,我没想伤害他们,可现在又不知道不知道应该怎么做了。”
  
  刘博生皱眉问闫诗文:“你会功夫?”
  
  坐在闫诗文旁边的老爷子,突然声如洪钟一般开口:“文有太极安天下,武有八极定乾坤。”
  
  刘博生缩了缩脖颈问道:“八极定乾坤?八极拳吗?”
  
  “烂仔,你来。”老头像是没听见刘博生的问话似的,朝着陆国康招了招手,然后又朝我和刘博生出声:“你们先出去好吗?”
  
  我俩互看一眼,迅速退出房间。
  
  屋内传来老头的问话:“已经跑了,为什么又回来?”
  
  陆国康声音不大的回答:“感觉挺不是人的,诗文对我们不错,所以就回来了。”
  
  接着两人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我哪怕竖着耳朵都听不见了。
  
  站在院里,刘博生掏出烟盒,递给我一支烟,压低声音道:“那老头怕是没多少日子了,我刚刚看他的呼吸挺急促的。”
  
  我揪着眉头自言自语的磨叨:“我更关心闫诗文刚刚说冲进来开枪的那个男人是谁,有没有可能是我师父或者第九处的人?”
  
  “没可能,他们要是出现的话,你这摊南行之路根本没意义。”刘博生脱口而出,说完以后可能感觉有点露馅,马上摇头干笑:“我意思是他们不是神仙,根本做不
  
  到能掐会算,待会咱们还是问问那个三号,究竟是通过什么方式找到咱们踪迹的,除了他以外还有谁知道,这玩意儿决定咱们下一步究竟该怎么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