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头狼1183 计划破产,头狼1183 计划破产_武侠仙侠_百书迷 亚博官方网站欢迎您,亚博英超,亚博玩法
百书迷 > 头狼 > 1183 计划破产

1183 计划破产

张星宇没理会我的问,反而掉头望向韩飞:“飞哥,你懂文玩不?”
  
  韩飞愣了一下,摇摇头笑道:“我不懂,不过我身边有不少朋友玩这些东西,什么菩提子、黄梨木、黑曜石,我也算见过不少,这种东西没啥具体价位,摆在地摊是一个价,摆在拍卖会的展示柜又是一个价,真的假的,就算玩了好几年的顽主都够呛能弄明白,外行更不用提了。”
  
  张星宇咧嘴笑道:“刚才老葛手里那对麒麟纹狮子头,至少够在市中心买两套房,兴许还能有富裕。”
  
  我不屑的撇撇嘴:“啥核桃呀,那么值钱,镶金还是镀金了?”
  
  “孤陋寡闻,说的就是你这类人。”张星宇白了我一眼轻笑:“我送他猪鬓毛刷,一是为了奉承,再有就是暗示他,我知道他手里肯定不干净,以他的身份不说买不起那种稀罕物,但至少不敢随随便便拿出来。”
  
  “切..”我仍旧满脸的不可思议。
  
  身为一个根深蒂固的底层泥腿子,我对于那些所谓文玩之流玩意儿的理解,就是天桥底下二十块钱一大串,完事还能再送几张某某米线店一百块钱代金券。
  
  韩飞瞠目结舌的问:“老物件?”
  
  张星宇点点脑袋道:“应该是吧,我通过一些渠道打听到老葛的底细,他家祖上京城一带的,那对狮子头可能是老辈人传下来的,这个人不嫖不赌,唯独喜欢盘那类文玩。”
  
  屋里的唯一女性张帅沉寂半晌开口:“我没太懂你送他猪鬓毛刷的意思。”
  
  张星宇抓了抓后脑勺,作出一副憨厚的模样:“投其所好呗,葛川和头狼的矛盾绝对不足以让他老葛在地铁九号线的工程上替咱们开口,所以我寻思着怎么样可以既不丢份,又能巴结他一把。”
  
  韩飞摆摆手打断:“你先等等兄弟,你嘴有点快,我没听明白?什么地铁九号线,什么咱们..劳驾你再重新说一遍。”
  
  “是呀,怎么你们和老葛的矛盾,稀里糊涂就变成了咱们的。”张帅同样一头雾水的吱声。
  
  “这事儿啊..”张星宇豁嘴一阵坏笑,随即直接把我推到了前方:“朗哥,你口才你来说吧。”
  
  张星宇关键时刻能甩锅,我不能跟他一样式,干咳两声招呼大家坐下:“飞哥、帅姐,事情是这样的哈,你听我慢慢道来..”
  
  半个小时后,我将想要组建一个级联盟的事情简单跟他们阐述明白,韩飞和张帅全都跟看外星怪物似的一眼不眨盯着我来回打量。
  
  我摸了摸脸颊,不自然的讪笑:“咋啦?是不是被我的雄才伟略给惊诧到了?”
  
  韩飞满脸愠怒的皱眉质问我:“不是王朗,我现你咋那么有主意呢,我什么时候答应过你,要跟你一块组什么联盟的?这事儿你提前跟我商量过嘛?”
  
  张帅更是直接态度强硬的拒绝:“声明一下哈,我肯定不参与,这类跟国家、政府对接的工程,好干不好收钱,你们该联的联爱盟的盟,千万别算我。”
  
  我挪揄的朝着韩飞恳求:“飞哥,咱都是实在好朋友,你就帮帮忙呗,另外这事儿也不用你费多大心,你只要帮我投一下资就可以。”
  
  “兄弟啊,不是我不肯帮忙,你说如果投资一两百万,赚钱不赚钱都无所谓,我只当是哄朋友高兴了,这种大项目动辄几千万,老哥我就算衬座金山也经不起这么祸祸。”韩飞叹口气,表情认真的摇摇脑袋。
  
  我沉默片刻后,继续厚着脸皮哀求:“飞哥..”
  
  “王朗,如果你真拿我当哥们,就别再提这事儿了,我不止代表我一个人,我背后还有很多叔伯兄弟和一个庞大的家族,上上下下几十张嘴需要我打理。”韩飞沉着脸,表情严肃的打断我:“咱们这样行不?你如果非要干这个工程,我私人贷给你一千万的款,还钱日期你自己定,分文利息不收,这是我能做出最大的帮助了。”
  
  张帅也火急火燎的表态:“我可以帮你周旋市一级、区一级的关系和手续,同样不收你半分好处费,但我肯定不会投资,同样你瓜分你的收益。”
  
  张星宇可能也没想到两人竟会齐齐拒绝,赶忙替我说话:“飞哥、帅姐,这可是指定来钱的项目啊?我都打听过了,九号线第一期的工程款全都一毛不少的打到那几家投资的老板账户上了。”
  
  韩飞掏出香烟点燃一支微笑道:“兄弟你还是不懂什么叫政商,我这么跟你说吧,你如果有时间,可以好好的去调查一下投资一期项目的那些公司,哪个没有点官方背景,另外我敢打赌,他们要么是着急立牌匾上市,要么就是跟你们类似的公司商会急于洗白自己,当然我说这话没有丁点诽谤的意思,我自己本身也是从那个时期走过来的。”
  
  “呃..”张星宇瞬时间被怼的陷入沉默。
  
  “朗朗,今天的事情我万分感谢,我韩飞向来看人准确,我相信你们这帮人绝非池中凡物,只要机会到位,假以时日肯定会腾云驾雾。”韩飞抛给我一支烟浅笑:“可人这东西,甭管干什么都讲究一个气运,天不得时,日月无光,地不得时,草木不长,人不得时,利运不通,想成大事儿,你就得耐得住寂寞,等待时机。”
  
  我皱了皱眉头,不服气的出声:“这次九号线的工程,对我来说难道不是个时机吗?”
  
  “是不是时机我不清楚,但我肯定不愿意跟你冒这份风险。”韩飞咬着烟嘴,伸了个懒腰道:“兄弟啊,说句托大点的话,我的根儿不在山城,即便这边的领导们给我颁一大堆锦旗,对我来说可能都不如一块擦鞋布,另外我现在也不是特别图名气,我是搞运输的,只要有买卖,我就有生意。”
  
  我想了想后,无可奈何的苦笑:“说得对。”
  
  另外一边的张帅迟疑好一阵子后,倒上一杯茶水,朝我举杯:“王朗,我就是个普通的女人,哪怕再不服输,终究有一天是要嫁人的,所以对于我来说,钱这东西够花就可以,作为朋友,你需要帮助,我会无偿的帮忙,但你让我陪着你们豪赌,抱歉,我赌不起。”
  
  我咬了咬嘴皮,泛起一抹苦笑:“万分理解。”
  
  瞟了眼张帅和韩飞俩人,我捏了捏鼻头站起身道:“成,既然咱们都说开了,那就吃饭吧,我去喊服务员。”
  
  韩飞顿时拍着大腿调笑:“哈哈,我以为照着你的脾气,得直接掀桌子走人呢,进步了哈。”
  
  “人嘛,都是在碰墙中进步的,你俩先坐着,我喊服务员去。”我自嘲的摸了摸额头,朝着张星宇使了个眼神,然后我俩一齐快步走出包房。
  
  出门以后,我“呼..”的吐了口浊气,侧目看向张星宇。
  
  张星宇哆嗦一下,马上往旁边躲闪两步,满脸无辜的朝着我嘟囔:“级联盟流产了,我也很苦恼,但你瞅着我也没屌用,这种情况下,我实在想不出来啥招。”
  
  “不用你想招,韩飞会拒绝在我预料中。”我一把勾住他脖颈道:“不过东方不亮西方亮,韩飞拒绝了我,也就意味着必须得替我办别的事,我给你个手机号码,对方叫风云,前几天我跟你提到过的,待会我回屋招待他们,你马上给风云联系,招呼他一定要用最快的度赶到山城,最好能是今天,要不过一宿,韩飞对我的内疚恐怕没那么深了。”
  
  张星宇夸张的咧大嘴巴:“铁子,你开玩乐呢吧,今天就从缅d跑到山城?”
  
  我白楞他一眼道:“有一种神器叫做飞机,风云身上没有背事儿,只要时间充裕,肯定能过来..”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