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头狼1156 踩点前夕,头狼1156 踩点前夕_武侠仙侠_百书迷 亚博官方网站欢迎您,亚博英超,亚博玩法
百书迷 > 头狼 > 1156 踩点前夕

1156 踩点前夕

简单准备一下后,我们四个人一台车径直朝着目的地忠县出发。
  
  作为一个连山城九大区都没完全转悠明白的外地人来说,下属的一些区县我更是一头雾水。
  
  路上,我再次尝试拨通三眼的号码,电话是通着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没人接听,无奈之下我只得给他发了条短信,简单说了下我们此行的方位。
  
  下午两点多左右,我们根据导航来到忠县新立镇的国道上。
  
  沿途看到一间小饭馆,我招呼哥几个道:“先吃口东西吧,完事咱们从附近打听一下。”
  
  把车子停稳以后,我们几个鱼跃而下,唯独张超杵在位置上一动不动。
  
  王鑫龙乐呵呵招呼:“一块整两口呗超哥?”
  
  张超耷拉着眼皮,一副爱答不理的回应:“你们吃吧,我干活时候不进食,吃得多拉得多。”
  
  “今天咱们主要踩点,不会干什么。”我咳嗽两声邀请道。
  
  “算了老大,别坏人家规矩。”王鑫龙搂住我肩膀往前推搡两下,笑眯眯的从张超翘起大拇指:“老哥,专业!那您从车里继续眯着吧,我们吃完喊您。”
  
  边推搡我,王鑫龙一边仰眉吧唧嘴冷笑:“老大你也是多余,就超哥这种职业战犯肯定有自己的底线,人家不乐意,你就别为难啦,我说的对不宇哥?”
  
  “呵呵”张星宇笑而不语。
  
  走进饭馆里,王鑫龙背对门口,不屑的“呸”的吐了口痰,回头瞟了眼我们的车,冲我斜楞眼珠子道:“老大,不是我说你,别老拿热脸贴他的冷屁股,你瞅那个张
  
  超一路上耷眉耸眼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知道他是个干脏活的,不知道还以为是缅D中央警卫营下来的武官呢,操!”
  
  “没必要上火,一个人一个脾气。”张星宇和事老似的微笑道:“不要那么容易被激怒,或许他的初衷就是挑拨你发火,你只要不爽了,他的目的就达到了。”
  
  “我心比屁眼子还大,没那么容易急眼。”王鑫龙粗鄙的抓了把胳肢窝,朝着服务员吆喝:“来份水煮鱼,多搁辣子多搁麻椒哈,最好把香味散到马路当中去,我馋
  
  死内个装逼货。”
  
  “哈哈”我和张星宇顿时被他忍俊不禁的模样给逗乐了。
  
  “再爆炒一盘腰花。”王鑫龙撇眼瞟了下菜单继续道:“昨晚上我大哥绝逼累坏了,好好补一把。”
  
  我轻捶自己的后腰叹气:“你别说,我这老腰真是有点劳损。”
  
  虽然我不是初经人事,但从离开临县到昨晚上为止,这两年真是过的比和尚还要清心寡欲,有过这方面经验的兄弟应该都知道,那种如饥似渴的感觉真是恨不得把之
  
  前的两年空虚一下子都补回来似的。
  
  王鑫龙没正经的调侃:“一点都不懂怜香惜玉,瞅嫂子走道的姿势就知道她绝对是第一回,你身体壮实,她哪能受得住你这么龙精虎猛。”
  
  我没好气的抬手轻扇他后脑勺一下臭骂:“滚犊子昂,别拿她开涮。”
  
  素来不这么贪杯的张星宇突然歪脖问我们:“喝点酒不?”
  
  王鑫龙摆摆手道:“我不喝,咱虽然没车里那位大哥专业,但也懂规矩。”
  
  我同样摇摇脑袋拒绝:“我也不喝了,昨晚上没休息好,再喝点容易犯迷糊。”
  
  “得,那我自己干瓶啤的。”张星宇撇撇嘴,双手插兜走到银台前面,朝着坐在里面点账的老板问道:“大哥给我来瓶啤酒,顺便跟您打听一下,这附近哪块有种大
  
  棚的?”
  
  “你是问种蘑菇的吧?”老板想了想后,朝着渝普话,热情的回答:“从我家饭馆出门,往右一直走,大概五里地就阔以看到,那边边都是种蔬菜大棚,很好打听
  
  的。”
  
  张星宇从兜里掏出烟盒递给对方一支烟,感激道:“哎呀,太谢谢您啦,我们几个是外地来的,打听了一上午都没问出来,想问警察都没找到派出所。”
  
  老板接过烟夹在耳朵边,摇了摇脑袋说道:“新立镇这两年发展很快,派出所早就搬到镇中心去喽,离这里起码二三十公里,想找警察难滴很。”
  
  “成,那您先忙着。”张星宇点点脑袋,抓着啤酒走回桌边。
  
  王鑫龙殷勤的替他起开啤酒笑道:“宇哥真是不认生,跟谁都能唠两句。”
  
  张星宇没搭理他,朝我眨巴两下眼睛压低声音道:“跟我猜的差不多,我估摸着杨晨那伙人就算躲也肯定会挑远离派出所的地方,好处是真动枪的话,咱们有充足的
  
  时间撤退,坏处是万一咱磕不过人家,连喊救兵的机会都没有。”
  
  王鑫龙翘着二郎腿臭屁:“不存在的事儿,就那么几个歪瓜裂枣,你龙弟一走一过的事儿。”
  
  “可以蔑视对手,但千万别高估自己。”张星宇眯缝眼睛道:“所以我提前说好了哈,甭管今晚上咱们能不能踩着点,都绝对不开战,方世豪告诉我,杨晨不知道从
  
  哪弄来一帮小孩儿,一个个十七八岁,生猛的不行。”
  
  我皱着眉头问道:“大概有多少人?”
  
  张星宇沉默一下出声:“怎么也得十几个吧,我听方世豪说,那帮小孩儿贼听杨晨的,前阵子杨晨跟孙马克谈合作,吃饭的过程中拌了两句嘴,一个小孩儿拎枪就准
  
  备嘣孙马克,幸亏杨晨拦住了。”
  
  王鑫龙夹了一筷子菜苦笑:“那么点大的生瓜蛋子,确实正是人鬼不惧的时候,我当初也是十七八岁拎刀给我们那边的一个社会大哥给剁了,不然绝对不会跑路去缅
  
  D。”
  
  张星宇搓了搓脸颊,郑重其事的开腔:“反正晚上都注点意,咱家狠手没来之前,说啥不能跟他们开磕。”
  
  我吊着眉头望向他问:“小胖子,你是不是知道点啥?”
  
  我总有种感觉,张星宇肯定在隐瞒我什么,不然他不会从出发到现在为止,跟我们强调了不下五遍今晚上只是踩点,千万不要跟对方发生冲突。
  
  面对我的直视,张星宇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大光头憨笑:“我知道个篮子,你真当哥是神算子啦,掐指一算尽知天下事儿,我就是提醒哥几个注意安全。”
  
  吃罢饭,张星宇带着王鑫龙说是到附近咣咣,顺带买点手电筒之类晚上用的东西,我回到车里跟张超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
  
  我点上一支烟笑问他:“超哥,你在风云大哥属于什么级别?”
  
  张超夹着烟卷自嘲的笑了笑:“我有个屁级别,前两年在国内犯了点事儿逃到缅D,走投无路的时候幸亏风云大哥收留,随后就一直都在他的玉石矿上帮忙。”
  
  我半真半假的寒暄:“风云大哥的人性挺好的。”
  
  张超话语简洁的轻笑:“当大老板的很难用好坏去评价,风云大哥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全世界都赞美一个圣贤,未必肯搭理你,可这个人十恶不赦,但他帮过
  
  你,你就得拿人当朋友。”
  
  我仔细琢磨一下这句话,认同的点头:“确实。”
  
  “王老板,我这个人脾气直,你别嫌我说话难听,你忽悠了风云大哥好几次了,也就是在国内,如果换成果敢老街的话,你尸体都不知道臭多久了。”张超舔了舔嘴
  
  皮浅笑:“我没任何威胁你的意思,如果有可能的话,抓紧时间替风云大哥办办他想的事,万一有天你给他磨的没耐心了,他让我做掉你,咱俩都为难,您说对
  
  么?”
  
  “滴滴滴”
  
  我刚准备说话,王鑫龙骑着一台电动三轮车横怼在我们车前,张星宇站在后斗里朝我晃了晃胳膊。
  
  “等忙完这阵子,我肯定给风云大哥一个答复。”我从张超应了一句,随即推开车门下去,朝着张星宇问道:“你们这是啥情况?嫌坐车坐的不舒坦,打算返璞归真
  
  呐?”
  
  张星宇从车斗里丢给我一个破草帽,豁嘴笑道:“杨晨藏的地方应该在蔬菜大棚附近,一到夜里那边肯定特别安静,开车容易暴露,晚上咱们骑这个,既没声音还不
  
  显眼”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鸟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