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头狼951 故人的酒,头狼951 故人的酒_武侠仙侠_百书迷 亚博官方网站欢迎您,亚博英超,亚博玩法
百书迷 > 头狼 > 951 故人的酒

951 故人的酒

心心念念盼了一宿的“美事儿”就这么毫无征兆的被天杀的钱龙夫妇俩给搅和黄了,可想而知我心底有多暴躁。
  
  我翻来覆去的躺在沙发上,怎么也睡不着。
  
  此时的郁闷程度绝对不亚于花光兜里的钱买了包中华烟,结果发现没有打火机。
  
  “草特马得,点真背!”搁沙发上辗转反侧了足足能有半个小时,我仍旧没有丁点睡意,干脆爬起来刷朋友圈。
  
  这年头,通讯录上的名字越来越拥挤,而真正能说几句话的却寥寥无几,大部分人活的其实都一样孤独,却又不愿意承认自己孤独。
  
  在最孤独的深夜,孤独的刷着朋友圈,浏览着别人的孤独,可能就是现在人生活的基本方式吧。
  
  刷着刷着,我突然发现那个叫“梦娇”的特殊朋友,十几分钟前刚刚更新了几组照片,底下还附录一行小字:所谓长大,就是过去后悔的事情现在懒得后悔了。
  
  照片上的她,如花似玉,瀑布一般的秀发散落肩头,脸上挂着一抹叫人怜爱的微笑。
  
  引我注意的并不是她的几张相片,而是底下竟然有蒋光宇的点赞和一句留言:过去是用来追忆的,现在和未来是拿来珍惜的。
  
  我端着手机,点燃一支烟,自言自语的喃喃:“这小妞挺有一套哈。”
  
  我虽然不怎么发朋友圈,可卢波波、廖国明和钱龙他们几个没事就爱装一把“文青”,动不动整两句听起来很有道理,实则没有狗屁意义的小语言,蒋光宇似乎从来没有点过赞,更别说评论了。
  
  瞅着蒋光宇的评论,我抚摸着下巴颏轻笑:“有点意思。”
  
  女人心里是咋想我不得而知,可特么同为男人,我能猜出来蒋光宇那点小九九嘛。
  
  想到这儿,我切换到梦娇的聊天界面发了一条信息:睡了吗?
  
  “还没,在和目标聊天。”梦娇很快给我回过来一句。
  
  我稍微有点诧异的问:“已经聊上啦?”
  
  “嗯,他主动和我说话的,不过还没聊到感情,就是很随意的谈谈生活。”梦娇语气平静的发了一条语音。
  
  我笑着说:“行,你俩先聊着,有实质进展的话,记得通知我。”
  
  跟梦娇聊完以后,我又翻到蒋光宇的聊天界面,发了一条信息:睡了吗蒋哥?
  
  等了足足能有五分钟,狗日的都没有回应我。
  
  我舔了舔嘴皮轻笑:“瞅着一本正经,敢情也是个色骡子。”
  
  卧室里顿时传来谢媚儿彪悍的吼叫声:“王朗,你能不能睡了?大晚上一个人神神叨叨的从客厅念什么咒语呢?”
  
  我欲哭无泪的小声嘀咕:“日,这特么好像是我家,你给老子从床上挤下来就不说了,还阻止我特么自说自话,我祝你和钱龙那个虎逼白头偕老,一辈子相偎相依。”
  
  谢媚儿扯着嗓门吼了一句:“借您吉言,但你要再继续墨迹,明天我还来。”
  
  为了明天的“性福生活”,我立马屈辱的闭上嘴巴。
  
  躺下以后,我总结出来一个道理,钱龙这个虎逼绝对跟我八字相克,凡是能跟他扯上关系的人,也肯定都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