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头狼358 收钱,头狼358 收钱_武侠仙侠_百书迷 亚博官方网站欢迎您,亚博英超,亚博玩法
百书迷 > 头狼 > 358 收钱
程志远说着话,狭长的眼眸有意无意的在我脸上和身上扫视几眼。
  
  ????我干涩的点点脑袋道:“应该的。”
  
  ????说罢话,我禁不住打了个颤抖,揉了揉鼻子讪笑:“车里空调有点凉,呵呵。”
  
  ????程志远朝着坐在前排的司机道:“去后备箱给他拿件衣服。”
  
  ????很快司机递给我一件雪白色的“普莱诗”法式衬衣,我迅速套上,朝着程志远感激的说:“谢谢程总。”
  
  ????之前在饭馆跟那帮狠茬子干仗的时候,我的衬衫让撕烂了,整晚上都是赤裸着上半身,模样无比的狼狈。
  
  ????“你先到车外等着去。”程志远又冲司机摆摆手,惯性似的摸了摸胸口上的金色胸针,朝我微笑着说:“关于酒吧街你有什么看法?”
  
  ????我这才注意到他胸口处别着的那枚胸针,通体金色的,是个迷你的虎头造型,虎额的地方印着两个特别小的汉字,我费力半天劲才认出来,敢情是“王者”俩字。
  
  ????我舔了舔嘴皮反问:“您指的是哪方面?”
  
  ????程志远轻轻拍打自己大腿笑着说:“酒吧街总计有四十七家夜场,还不包括那些很小的店子,其中金太阳公司占据二十七家,每家场子按两年前谈好的价格计算,每个月应该给我们拿五千到一万不等的清洁费,最近两年公司事情多,我也不太在乎那点小钱,所以一直没太在意这块,不过没想到孙马克居然明里暗里的偷偷整到自己手里二十家...”
  
  ????说到这儿的时候,他没再继续往下开口,只是一眼不眨的盯着我。
  
  ????我倒抽了一口凉气问:“您是希望我去收下孙马克手底下那些场子的费用还有想我让那二十家场子重新回归公司?”
  
  ????程志远语气清冷的说:“钱我要,名我也想扬。”
  
  ????“我..我试试吧。”我顿时间有种一个头两个大的无奈。
  
  ????程志远眯起眼睛,语气总带着一股子萧杀:“其实那些场子回不回归金太阳名下,我并不太在意,说句你可能不相信的话,公司现在根本拿不出收购场子的余钱,但我必须得让人知道酒吧街究竟谁说了算。”
  
  ????我抓了抓后脑勺,小心翼翼的说:“程总,不是我推卸责任哈,以您的实力,只需要给孙马克打个电话就能轻松搞定的事儿,真没必要让我瞎鼓捣,我和孙马克的关系您也清楚,搞不好再鸡飞蛋打,就有点亏本了。”
  
  ????程志远皱了皱眉头说:“一台车之所以能跑的快,并不是因为车标多显赫,也不是光凭发动机就能狂奔,而是要靠各个零部件的无隙配合,一个公司同样如此,法拉利的外壳,拖拉机的马达,照样也什么都不是,理解什么意思吗?”
  
  ????“大概能懂。”我点点脑袋。
  
  ????程志远拍了拍我肩膀爽朗的笑道:“懂就下车吧,今天是二十号,下个月二十号我等你回公司入账。”
  
  ????“程总,还有一个问题..”我咳嗽两声想说话。
  
  ????“有其他问题可以下月来入账的时候一并跟我提,对了,除了四十七家大型场子以外,酒吧街还有不少小店,那些店的清洁费你自己定,也算是我给你的分红。”程志远打断我的话摆摆手说:“如果实在有什么拿捏不准的,你可以到保安部找老高。”
  
  ????沉默几秒钟后,我咽下去刚刚想好的借口,重重点了两下脑袋“嗯”了一声。
  
  ????程志远指了指我身上的衬衫道:“你穿衬衣的模样很有样,穿上西装应该更气派,慢慢来,只要你心正,王者会帮助你穿上一件崭新的西装。”
  
  ????我似懂非懂的从车里下来,那个司机朝我笑了笑,随即钻进车里,接着黑色的Q7宛如离弦的飞箭一般“昂”的一声蹿了出去,我站在原地,气鼓鼓的咒骂:“把我送回去,你特么能死是咋地?操操操..”
  
  ????看了眼时间,将近四点半,我打消了去医院探望王嘉顺他们几个一眼的念头,索性开始绕着街道慢跑,顺带练习黑哥教我的蝴蝶步,说实话我感觉黑哥教的我这套玩意儿一点用都没有。
  
  ????今晚上跟那帮刀手开磕,我该挨刀子照样没少挨,唯一的区别可能就是我比过去灵敏了不少,而且体力要好了很多,今晚上那种强度的对殴,如果换成一个月前的我,现在估计早就累趴下了,可我现在除了感觉有点疲惫,精神头照样出人意料的好。
  
  ????边顺着街道慢跑,我边快速在脑子里琢磨程志远刚刚的那番话。
  
  ????说白了,他就是希望我以金太阳的名头压住孙马克,有或者说孙马克现在的疯狂扩张已经严重影响到了他的利益,只不过他此时肯定有什么迫不得已的原因没办法亲手镇压,所以才决定取用我这么个名不经传的小角色。
  
  ????整个谈话过程中,我注意到程志远并不是用“我”的口吻在跟我交流,始终说的都是“公司”怎么怎么样,也就说他很有可能只是金太阳的挂名负责人,真正的后台老板肯定另有其人,猛不丁我想起来曾经在国道口见过的那个“赵成虎”,兴许他才是真正的掌舵者吧。
  
  ????想到“赵成虎”,我不自然的又想起来今晚上的内个大光头“小佛”,我不知道这俩人究竟有啥关系,但却总能很自热而然的把他们联想到一起。
  
  ????边跑我边精神病似的自我嘀咕:“奶奶个哔得,又得跟孙马克对上,真他妈脑壳疼。”
  
  ????实事求是的讲,我对孙马克并没有多感冒,觉得他就是个有背景的二愣子,即便他平常总喜欢把自己打扮成好像很睿智的模样,但在我看来,他跟程志远的差距真不是一星半点,而我对张星宇有种发自肺腑的哆嗦,说句不夸张的话,如果能选择,我真希望绕开他来办这件事。
  
  ????几次交锋,我都被他玩弄于鼓掌之中,哪怕今晚上借着那个莫名其妙蹦出来的“小佛”帮忙,我也只是惨胜,张星宇毫发未损,我们兄弟几乎各个带伤,这还只是他指挥四狗那种没什么智慧的傻狍子跟我斗,如果他动用谢谦或者孙马克的力量跟我玩,我真怕自己被丫整的骨头渣都不剩。
  
  ????跑到租住的小区门口时候,我攥着拳头打定主意:“必须先把张星宇这个狗渣干废,不然钱没收回来,我很有可能还得被他给玩傻。”
  
  ????回到小区里,我习惯性的先去黑哥的车棚里溜达一圈,他仍旧没回来,完事我才拖着疲惫的双腿慢慢悠悠的往楼上走,掀开门口的脚踩垫,我刚寻思掏钥匙的时候,突然发现钥匙没了,心底立马升起一抹警惕。
  
  ????抻手轻轻推了推房门,发现门没锁,只是轻掩着,我顺手从楼道里抄起一个啤酒瓶,然后屏住呼吸,踮起脚尖推门往里走,走进客厅,一下子愣住了。
  
  ????客厅的沙发上,王影像是小猫似的蜷缩着身体,睡得正香,屋里的所有灯都是开着的,茶几上摆着一个方方正正的医疗箱和一杯牛奶,想来这傻丫头,昨晚上跟陈姝含一块走了以后就直接回家等我。
  
  ????我忍不住摇了摇脑袋,从房间里翻出来毛巾被轻轻的替她盖上,然后坐在她旁边,一眨不眨的望着她那张俏脸,熟睡中的她也不知道在做什么梦,长长的眼睫毛时不时轻轻眨动,小巧玲珑的嘴巴绷的很紧。
  
  ????“唉..”我叹了口气,接着又无比开怀的笑了。
  
  ????这丫头嘴上喊着还没原谅我,但出事以后却比谁都要关心我,我记得昨晚上在饭馆我跟陈铭、小达发生矛盾时候,向来柔柔弱弱的她,却义无反顾的挡在我前面,还替我挨了好几下打。
  
  ????思索片刻后,我蹑手蹑脚的起身,快速跑到楼下替她买了一份早点,然后二傻子似的蹲在鞋架旁边,乐呵呵的替她擦拭高跟鞋。
  
  ????不知道是睡得不太舒服,还是我的动静惊着了,几分钟后,她懵懵懂懂的睁开眼,坐起身子呆滞的看了看左右,突然见到我抓着她的高跟鞋,吓了一跳,满脸不可思议的问:“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我口花花似的打趣:“你刚睡着我就回来啦,看你睡得那么香所以没忍心打搅。”
  
  ????王影竟然信以为真,光着小脚丫就蹦到了我面前,抓住我胳膊,焦急的问:“哎呀,那你怎么不喊醒我呢,你哪疼,快给我看看。”
  
  ????“这儿疼。”我指了指自己的胸口。
  
  ????王影动作轻柔的把小手探在我胸脯上,喘着香气说:“给我看看。”
  
  ????“傻丫头,心疼!”我一把搂住她,在她的额头上亲吻一口呢喃:“心疼你,昨晚上给你发信息,你不说你已经回公司的宿舍了吗,你要告诉我,你在家里等着,我肯定马不停蹄的往回赶。”
  
  ????王影俊脸通红一片,撅着小嘴嘟囔:“少臭美,鬼才等你,人家只是刚好想起来有东西忘记拿了,然后有点累,就坐在沙发上休息了一下。”
  
  ????我深情的望向她说:“媳妇,回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