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头狼172 叔,我饿,头狼172 叔,我饿_武侠仙侠_百书迷 亚博官方网站欢迎您,亚博英超,亚博玩法
百书迷 > 头狼 > 172 叔,我饿

172 叔,我饿

看到那人一手握着手机,一边仰头来回张望,我赶忙喊上李俊峰和孟胜乐下车,一路小跑着奔到他面前。
  
  我点头哈腰的抻过去手打招呼:“您是张军军哥是吧?”
  
  胖乎乎的中年微笑着跟我握了手点头道:“你是老齐的侄子吧。”
  
  “对对对,麻烦您了军哥。”我回头朝着孟胜乐使了个眼色。
  
  孟胜乐赶忙将塞满钱的两条烟递给对方:“军哥,烟虽然不好,但我们心是实的,您拿着抽。”
  
  “你们这是干什么!”张军瞪着眼睛呵斥,扭头看了眼站在门口的执勤的两个武警,表情凝重的接过来塑料袋开口:“这烟我待会帮你们给朋友送进去就得了,我和老齐是多年的朋友,不存在这些,听懂没有?”
  
  我微微一愣,心说这老逼梆子是真能装,但脸上还是马上表现出一副感激的模样连连点头:“军哥说的对,是我们太市侩了。”
  
  张军像直接领着我们往小门走去,边走边念台词似的数落:“走吧,按理说今天不是探监时间,不能带你们过去,但陶亚鹏最近表现的不错,可以破格让你们见一面,待会一定要好好劝说他,相信政府,相信管教,好好的接受劳动改造。”
  
  十几分钟后,我们在一间挂着“狱警办”的小屋见到了陶亚鹏,总共也就几天没见,他整个人活脱脱瘦了一大圈,本身就挺高的颧骨愈发显得更加突兀,穿件黄土色印着“二看”的马甲,坐在我们对面。
  
  张军抬手看了眼腕表,压低声音朝我们说了一声:“行了,你们好好聊聊,我出门打个电话,控制时间昂,最好不好超过五分钟!”
  
  看他要往门外走,我赶忙掏出刚刚拿剩下两万块钱办的张银行卡塞到他手里,微笑着说:“哥,我也不知道咱这儿存钱的地方在哪,待会你受累再帮我给我兄弟存点钱,号里吃的用的都不便宜,不能老让你往里搭钱。”
  
  张军满意的咧嘴一笑,拍了拍我肩膀道:“放心吧,我和老齐认识快十年了,最多十分钟昂,时间再久我受难。”
  
  待他关门离去,我这才长舒一口气看向大鹏问:“没受委屈吧?”
  
  大鹏的头发让剃的跟狗啃过似的,参差不齐,鼻梁和眼角确实淤青,他坐在椅子上,极其不自然的甩了甩自己刚刚解开手铐的腕子,看向我干笑:“我现在的待遇都快赶上二流明星了,出场费都得好几万。”
  
  我掏出烟盒,点燃一支烟塞他嘴里,内疚的出声:“让你受委屈了,放心,我这边关系已经支上了,最多下个礼拜你就能判,判完走走流程,也就一个月的事儿,我叔能帮你办出来保外就医,再忍忍。”
  
  大鹏惬意的使劲嘬了口烟嘴,有些飘飘然的说:“可算他妈抽着一根囫囵烟了,这几天天天捡号长烟屁股过干瘾。”
  
  孟胜乐红着眼睛问:“净扯没用的,在里面挨收拾没有?”
  
  三两句话的功夫,大鹏已经抽完一根烟,我再点燃一根放他嘴里,大鹏叹了口气说:“挨收拾还不正常事儿嘛,我一个号里有仨孙马克的小弟,这两天拿我当沙袋操练,不过没啥事,我就当锻炼扛击打能力了,到是你小子,平常嘴别那么欠,啥话都往出蹦。”
  
  我好奇的问他:“你也知道咱们惹的是孙马克了?”
  
  大鹏哭笑不得的撇嘴说:“操,我他妈进看守所第一天晚上就知道了,当时肠子差点没悔青,既然已经把事扛了,就不扯那些后话,你们现在又能来看我,就说明外面的事儿肯定都安排明白了,你们几个好好的哈,有事多担待乐子。”
  
  李俊峰压低声音保证:“放心,我吃亏都不带让他吃亏的,我们欠你的。”
  
  大鹏坏笑着挑眉:“别给我呆高帽子昂,一码归一码。”
  
  寒暄一通后,张军过来催促我们,哥几个才依依不舍的跟他道别,往出走的时候,我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冲着大鹏说:“再有人欺负你,别控制,一个月以后你就保外就医,加刑减刑没啥意义,是吧军哥?”
  
  说罢话,我略有深意的看了眼张军,花四万块钱就买张门票,如果不让他帮我做点什么,我总感觉自己亏大了。
  
  张军狡猾的咧嘴憨笑:“呵呵,我什么都没听见。”
  
  大鹏深呼吸一口,咧嘴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有你这句话,我心里亮亮堂堂的。”
  
  从二看里出来,我们几个回到车里,我坐在驾驶座上搓了搓脸颊酸胀的眼珠子,一宿没合眼,而且还特么挨了顿胖揍,我感觉自己这会儿的体力已经快要到达崩溃点。
  
  坐在副座上的李俊峰拍了拍我肩膀说:“累了,就换我开吧。”
  
  我使劲拍了拍自己的额头说:“得了吧,你腿脚还没好利索,先把车给齐叔送回去,完事我问问他能不能给咱找点来钱的路子,啥鸡八也没干,已经欠十万块钱饥荒了,还有一个是高利贷。”
  
  孟胜乐迷惑的问:“不是就欠含含五万嘛。”
  
  “你还小,不懂。”我点上一支烟,猛抽几口提了下神儿后,发动着车子朝齐叔的“西北城”开去,没打算把大鹏跟我之间的约定告诉他,这事儿关乎面子,也关乎团结,很多时候我并不想我们这帮人的关系表现的那么赤裸。
  
  昨晚上回来的时候,齐叔把自己的“帕萨特”借给我们,言外之意就是让我开这车来看守所。
  
  车这玩意儿对普通人来说就是个代步工具,但是对齐叔这类的大拿来讲其实还是张名片,如果今天是开自己的破吉利或者比亚迪,我相信那个张军绝逼不会对我们客客气气,想到这儿我不由对齐叔的为人之道更加敬佩。
  
  来到西北城,把车停门口,我掏出手机拨通齐叔号码,电话响了好半天后,那边才问声瓮气的接起来:“事儿都办完了啊?”
  
  我笑呵呵的应声:“嗯呐,车也给你洗干净加满油了。”
  
  齐叔哈哈大笑着说:“算你小子懂事,车钥匙就扔车里吧,待会我喊人过去开,等我从外地回来,约个局带你和邯山区的那帮混公检法的老朋友见个面。”
  
  看他要挂电话,我幽幽的出声:“叔,我饿..”
  
  齐叔笑骂一句:“饿就吃饭去呗,还打算让我给你挤点奶出来啊。”
  
  我若有所指的浅笑说:“关键是找不对饭馆,而且兜里钱也不够我们这帮狼崽子都吃饱,你帮我想想辙呗。”
  
  齐叔噎了一下,沉默几秒后出声:“我有个开炼油厂的朋友手里有二三百万的烂账及时收不回来,待会我把他手机号给你,你自己想想辙,甭管要出来多少都可以对半分,饭馆把你找好了,饭票也指给你地方了,能不能吃饱看你自己吧。”
  
  我立马笑呵呵的恭维:“说实话啊叔,就你这岁数的男人,我没见过还有谁比你更有魅力了,啥也不说了,等你办完事回来,我给你安排大圆床,再找对双胞胎,冰火两重天。”
  
  “滚蛋!”齐叔不耐烦的骂了我一句。
  
  放下手机,我扭脖看向李俊峰问:“阿义和小涛靠谱不?”
  
  李俊峰简单思索一下后出声:“分人分事儿。”
  
  “赚钱的事儿,但是有风险,整好了一人分他们十来万。”我长话短说。
  
  李俊峰乐呵呵的说:“那他俩能敢杀人。”
  
  “妥了,晚上这俩人借给我。”我简单考虑一下后,直接拍板。
  
  孟胜乐好奇的抻着大脑袋问:“啥事啊?”
  
  李俊峰先我一步开口:“乐子,在一个团伙里,你得给自己有个准确的定位,比如王朗,甭管咱们承认不承认,他都是带头大哥,出了事儿都是判的最重的那个。”
  
  孟胜乐迷惑的张张嘴巴,没有接茬。
  
  李俊峰接着说:“比如我,就是负责他梳理咱们之间的关系,比如大鹏,他很清楚没办法快速融入咱们这一伙,所以选择扛罪,这样他出来以后,基本可以确定自己地位,如果你有颗上位者的心,就别总惦记底下人的活,你要做的是怎么样快速让我们的队伍壮大、生财,明白不?”
  
  孟胜乐沉默好半晌后,使劲点点脑袋:“我懂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