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太初第一千四百二十二章 昔日你伫长亭外,今日我作送别人,太初第1422章 昔日你伫长亭外,今日我作送别人_玄幻亚博官方网站欢迎您_百书迷 亚博官方网站欢迎您,亚博英超,亚博玩法
百书迷 > 太初 > 第一千四百二十二章 昔日你伫长亭外,今日我作送别人

第一千四百二十二章 昔日你伫长亭外,今日我作送别人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太初最新章节!
  
  轰!
  
  一声无比巨大的霹雳声从空中落下,蓝天之上,汹涌的天劫如万马千军,奔腾而下!
  
  火焰、狂风、雷霆……无论哪一样落入地面,都将造成毁灭性的打击,更何况其中还夹杂着涛浪一般的天人五衰!
  
  “完了……”
  
  林章看着从天而降的天劫,觉得自己这次真的是死定了!
  
  面对如此危机的时刻,秦浩轩抱着怀玉,只淡淡的抬眸一看,三座仙宫光芒大涨,轮回的力量从空中铺伸开去,直延伸到了天际,而后一冲直上,竟然将无尽的天劫,完全的笼罩!
  
  林章眼睁睁看着气势磅礴带着毁天灭地力量的天劫,如同最无害的雨雪,比那三座仙宫的光芒笼罩,然后卷入了仙宫之中。
  
  “那可是天劫啊……”林章眨了眨眼睛,“他到底是谁啊?谁能来告诉我这到底发生了什么……天劫都弄不死他……”
  
  从仙叶境到道宫境,短短时间内完美完成就,哪怕是仙王,哪怕是飞升的仙人都做不到吧?!
  
  林章神思恍惚,如坠梦中,遥遥兮不知今夕何夕。
  
  天劫消散,万物清明。秦浩轩心念一动,三座仙宫刹那归于他的体内,眼睛微微闭合,一声道祖气息尽数收敛,他面容平静,神色从容,对着苗芳微微一笑:“夫人等久了。”
  
  林章听到这句话,差点一口老血吐出来!
  
  为什么听那人的意思,好像从仙叶境到达道宫境用了一刻钟时间好像很长似的?
  
  纵观古今,哪怕是最有天分的仙王,谁能做到?
  
  “没有,我觉得……”苗芳停顿了一下,好像在寻找合适的词语,“非常震撼。原来,这就是仙人的神通。”
  
  林章默默的坐在原地,他很想说一句,那是道宫境老祖才有的神通,普天之下,没有几个人有这么大的本事,连天劫都能一口吞下。
  
  但是他不敢说话。
  
  将怀玉放下,秦浩轩走到林章的身边。
  
  林章瞬间手脚发颤,慌乱的跪倒,看都不敢看他一眼。
  
  “本座想知道,这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秦浩轩的声音不高,却足够让人跪在地上。
  
  林章磕头如捣蒜:“我说,我说!老祖,这件事真的不怪小人,小人也只是听从命令行事才冲撞了老祖啊!”
  
  “别说废话。”
  
  轻巧的四个字,令林章吓得一哆嗦,赶紧改口道:“是皇城中的尚书沈为民,他让小人来的,说您是国家重犯,非死不可!我乃护国神教的弟子,本不应该来做这件事,可是那沈为民巧舌如簧,将老祖描述成大奸大恶之人,小人也是因为身上的责任才来的啊!”
  
  听着这林章声泪俱下的诉说,秦浩轩勾了勾嘴角:“你收了不少钱?”
  
  林章如同鸭子被攥住了喉咙,刹那间收声了,而他也很快的反应过来,一边磕头一边道:“是!老祖您明察秋毫,是小人贪财,小人愿意把全部的家当都给老祖!”
  
  “你觉得你那点东西老祖能看得上?”
  
  “不不不!小人在老祖眼中就是蝼蚁!小人只是想要为老祖尽一点微博力量,让老祖感受到小人的诚心!”林章非常诚恳的说。
  
  秦浩轩皱了皱眉:“我已经落榜,并且回了家乡,那家伙派杀手我倒是能够理解,对付我一个书生,为什么还要派你这样的修士呢?不应该啊。”
  
  听到了秦浩轩的话,林章一想,立刻道:“小人觉得,可能是因为柳盈盈吧。”
  
  秦浩轩一愣:“此事同她又有何干?”
  
  柳盈盈?这明显是一个女人的名字。属于女人的直觉,让苗芳多看了秦浩轩两眼,然后走进了两步。
  
  林章偷偷抬头看了秦浩轩一眼,咽了咽口水道:“是这样的,一方面您知道了那个贪官与进考书生收受贿赂的事情,让他想要杀人灭口,另一方面,那贪官贪恋柳盈盈美色,本想纳她为妾,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那柳盈盈知道您被尚书派人追杀,就想给您报仇,但是杀那贪官不成,自己反倒进了监狱,而且还拒绝了贪官,说自己心中只有您。贪官恼羞成怒,再加上杀手迟迟没有回信,就让小人出手了……”
  
  说完后,林章还满心惧怕的看了秦浩轩一眼,生怕这位老祖一个不高兴就把自己给杀了。
  
  秦浩轩眉头微微蹙着,皇城中的一切也都在脑中闪过,他在心中轻声叹息,柳盈盈,这又是何苦呢?
  
  “相公。”苗芳来到秦浩轩身边。
  
  看到自己的夫人,秦浩轩更觉得头大,他实在不知道应该如何将这件事说出口。
  
  “听这位仙人所言,那位柳姑娘对你的确是真情实意。”苗芳扬起脸庞,对秦浩轩微微一笑,“苗芳并非善妒之人,柳姑娘为你如此,实在不该辜负,你不如将她接来,我们一起生活。”
  
  秦浩轩:“……”
  
  实在是哭笑不得,他没想到苗芳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摇了摇头:“夫人,你误会了,我……”
  
  “相公。”苗芳截住秦浩轩的话头,放轻了声音道,“寻常富贵人家都能够纳妾,而你是仙人,又是这样厉害的仙人,苗芳更不敢独得,纳一房妻妾有何不可?”
  
  秦浩轩无语的看着苗芳:“夫人,你说的这是什么……”
  
  “我只是说出自己心中所想,生怕相公因为我,而委屈了。”
  
  “这些容后再谈,她已经被投放牢狱,我们先去救她。”
  
  苗芳点点头:“好。”
  
  秦浩轩随手一点,林章便如同风筝般滑跪了过来,一脸惶恐的只希望不要死的太难受便好。
  
  秦浩轩低头问怀玉、怀瑾:“你们两个平时不是很崇拜仙人,很想像他们一样飞吗?”
  
  “对!”两个小孩一齐回答。
  
  “那你们现在还想不想飞?”
  
  “想!”
  
  秦浩轩微微一笑,从龙鳞剑中取出混天梭,单指一弹,混天梭刹那变大。
  
  “走,父亲带你们飞。”
  
  “啊!好哇!我们要在天上飞了!”
  
  “真的要飞啊!爹爹你好厉害!”
  
  苗芳看着大呼小叫,高兴到不行的孩子们,也忍不住笑出了声。
  
  相比较其他人的开心,林章被提着上了混天梭后,犹如身陷地狱,愈发恐惧的缩在一旁。
  
  一行人乘坐混天梭,直奔皇城而去。
  
  皇城中,菜市口。
  
  柳盈盈黑发披肩,一声破旧的囚服,被官兵压制在斧头铡下,围观的人挤了里三层外三层,无论男女,全都好事的来看这个皇城第一花魁的行刑过程。
  
  “唉,就算素颜囚服,柳花魁也如此漂亮,真是可惜了……”
  
  “红颜薄命啊……”
  
  男人们无一例外的发出了叹息声。
  
  女人们的心态却复杂了一方面嫉妒她的美貌,另一方面看着这么一条人命就要没了,心中也是不忍。
  
  一个官兵小跑着上千,对安静跪在刑场上的柳盈盈,低声道:“沈大人问你,是不是知道错了?肯不肯嫁给他。”
  
  柳盈盈淡漠的看向远方:“我,一心求死。”
  
  “啧,你这个女人,真是不识好歹,你不答应可就死了!”那官兵看着柳盈盈,忍不住的说道。
  
  柳盈盈直接闭上了眼睛,明确的表示拒绝。
  
  “唉。”官兵叹息一声,转身离开。
  
  不一会,主审官那里发出了指令:斩立决。
  
  一入皇城,秦浩轩就发现城中的人全都集聚在一个地方,很显然!此处正发生着什么!
  
  未等林章说完,混天梭速度骤然提升,眨眼间来到了菜市场。
  
  林章抖如筛糠,心中不住的祈祷:“千万别死,千万别死啊!你要是死了,恐怕整个皇城,甚至我们整个教派都要为你一个小凡人陪葬啊!”
  
  刽子手提着刀走上刑场,张口喷出一口酒,他对柳盈盈道:“姑娘别怕,我动作利落的很,保证你不痛。”
  
  刀被高高举起,所有人都紧张的看着!
  
  呼!
  
  破空声响起,举起的长刀,重重的朝柳盈盈脑袋砍了过去!
  
  就在众人惊呼,或者瞪大眼睛,或者怕的闭上眼睛的时候,那柄即将接触到柳盈盈脖子的长刀,竟然就那么生生的停留在了半空中!
  
  刽子手眼睛一瞪,再次用力,却被一股自己根本无法抵抗的力量掀倒,从半空飞了出去!
  
  就在秦浩轩出现的瞬间,柳盈盈若有所感,极快的睁开了眼睛。
  
  秦浩轩驾驶混天梭骤然而至,停留在众人头顶,他与柳盈盈的视线在空中交汇,然后一步踏出,从空中斜斜走了下来,一步一步,迈到了柳盈盈的身边。
  
  柳盈盈看到他的刹那,如秋水般的美眸中先是盈满惊喜,而后看到他的动作,变成了深深的震惊。
  
  围观之众看到这一幕后,知道是仙人降临,连同监斩的官员,一个个惶恐的匍匐跪下,高喊:“仙人。”
  
  秦浩轩来到柳盈盈身前,随手一弹,厚重的枷锁就从柳盈盈的身上化作了齑粉。
  
  柳盈盈双眸复杂的看着秦浩轩,期待着他说些什么。
  
  秦浩轩想了想,将自己对苗芳解释过的身份,重新对柳盈盈说了一遍,同时道:“是我辜负了你一腔情意。”
  
  柳盈盈听完,面上露出了几近悲伤的情绪,但很快的掩饰了过去,她后退了一步,对秦浩轩轻轻一福,垂下眼眸道:“谢过仙人救命之恩。”
  
  苗芳从后面走了过来,她看着眼前的女子,不得不承认她真的太美了,美到让自己都不想让她伤心。
  
  越过秦浩轩,苗芳来到柳盈盈身前,握着她的手道:“妹妹,我知道你对他的情意,我们可以一起生活。”
  
  柳盈盈曾经所想,也不过是如此,只要能够与他在一起,即便为他做妾,也甘心情愿。
  
  可是,她却没想到,有一天,他,会变得不是他。
  
  柳盈盈对苗芳同样一拜,轻声道:“谢谢姐姐,但,他已经不是学勤,对不起。”
  
  柳盈盈后退两步,对着苗芳与秦浩轩深深一拜,没有再抬头看他们,而是转身离开。望着柳盈盈离开的背影,秦浩轩心中说不上什么感觉,一时间愣在原地,没有动作。
  
  苗芳转头看了秦浩轩一眼:“你愣在这做什么?”
  
  秦浩轩看她:“嗯?”
  
  “你怎么不去追?”
  
  秦浩轩眨了眨眼:“不用了吧?”
  
  “你是木头啊?快去啊。”苗芳催促道。
  
  秦浩轩想了想,抬脚朝柳盈盈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仙人一走,跪着的人没了跪拜的对象,全都一片迷茫。
  
  那些审判的官员也面面相觑,然后他们就看到自己国家护国神教的仙人,正亦步亦趋的跟在第一个出来的仙人面前,一个个更是疑惑的不行。
  
  这难道是哪里来的大神仙?
  
  一想到这个可能,官员们坐不住了,也都小心翼翼的跟在了秦浩轩的后面。
  
  看到官员们跟了上去,围观的百姓也不跪了,跟在了官员身后。
  
  于是东阳国的皇城内,就出现了百年难得一遇的境况,柳盈盈一身囚服走在最前面,秦浩轩跟随其后,而皇城的官员与百姓又跟随在他的身后。
  
  柳盈盈满脸悲凉之色,她不知道自己要去向何方,也不知道自己对于重新出现的“王学勤”是什么感情,她的心乱了。
  
  就当这浩浩荡荡的一众人随着柳盈盈的脚步走向皇城外的时候,有几个官员反应过来了,这场景不对啊,原本他们是来监斩犯人的,怎么就突然变成这个样子了?
  
  对身后的官兵使了几个眼色,那些官兵得了命令,立刻悄悄的离开了人群,往皇宫跑了过去。
  
  修养在家的沈为民得知了消息,顿时坐不住了,他思来想去,觉得这事也没有想象中严重,那个来劫刑场的仙人肯定不是我们国家的仙人!
  
  思量再三,沈为民即刻穿上了官服,快马加鞭的来到了仙人王府。
  
  天阳教的长老华南听了沈为民的话,微微皱眉:“不是我教派的弟子?”
  
  “不是!”沈为民弓着腰,斩钉截铁的说道,“官兵看的很清楚,那是一个不清楚什么来路的仙人,一进入咱们皇城就把一个死囚犯给劫走了,你看,这不是在挑衅吗?”
  
  看了眼若有所思的仙人,沈为民眼睛珠子一转,继续添油加醋的说道:“仙人啊,那人如果只是挑衅我们国家也就算了,可是他还挑衅了您以及您所在的护国神教的权威啊,这件事,如果不处理的话,其他国家怎么看我们?那些国家的护国神教又会怎么看您啊。”
  
  华南眉头蹙了起来,他轻轻看了沈为民一眼:“看来那外来的家伙,跟你有仇啊。”
  
  沈为民身子一僵,立刻跪倒在地上:“请仙人明鉴,仙人明鉴!”
  
  华南没有理他,只是理了理身上的道袍,朝门外走去,沈为民看到他的动作,眉间带出一抹喜色。
  
  “长老,您真要去?”侍奉的道童疑惑的问道。
  
  华南抬头看了看外面,面上一片得意的神色:“我乃仙树境高手,镇守东阳国,而凡间的散修大都不成气候。”
  
  “我们东阳国就有赖仙人了。”沈为民赶紧说道。
  
  华南淡淡的恩了一声:“捣乱之人,如果确定是其他门派的弟子,我绝不会轻饶。”
  
  “仙人神勇,护我国家。”
  
  沈为民跪在地上对华南行了个大礼,再抬头时,眼前已经没了仙人。
  
  扶着肥胖的身子从地上站起了,沈为民阴险的一笑:“王学勤,不管你是书生还是仙人,这一次,我让你死,你就必须死。”
  
  柳盈盈来到了皇城之外的长亭边。
  
  这是众人送别相聚的地方,曾经,她就是在这里送走了王学勤,做好了此生不见的准备。
  
  此时,杨柳青青,花红草绿,春风吹散了分别之时的凄楚,只余一片淡淡的哀愁在心间。
  
  秦浩轩看到这个地方,其实心里就已经懂了。
  
  分离之地,送别之情。
  
  只不过这一次,立在长亭外不再回头的人,变成了柳盈盈,而自己,站在她的身后,经历着当年她所经历的一切,目送归鸿。
  
  秦浩轩轻叹一声,刚想对柳盈盈说什么,一阵急促的破空声从高处传来,他抬眸看去,一个身穿与林章同等样式道袍的家伙脚踩飞剑,骤然而至,稳稳立在高空,那人中年模样,道袍飞扬,眉眼狂傲,伸手一指自己,大声道:“哪里来的道友,竟敢坏我教派门下国家之事,有没有将我们天阳教放在眼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