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吏第1011章 抵足而眠,秦吏第1011章 抵足而眠_历史军事_百书迷 亚博官方网站欢迎您,亚博英超,亚博玩法
百书迷 > 秦吏 > 第1011章 抵足而眠

第1011章 抵足而眠

“WwΔW.『kge『ge.co”
  
  “拜见陈君。”
  
  从陈平进入谯县夏公大营开始,一路便受到了无数人的行礼作揖。
  
  但除了章邯、桑木等人外,其余的脸都十分面生,尤其是文吏,几无一个相识,毕竟这些人,多是黑夫开始南征后逐渐吸纳招募的。
  
  比如掌控羽翼营的陈恢,砀郡守、驷车庶长郦食其,中更、南阳丞随何,更是近两年才陆续投靠黑夫,如今都已身居高位。
  
  “我辟处胶东,却是落了伍啊。”
  
  陈平如此笑言,可实际上,他的地位,是众人比不了的:陈平不但有最老的资历——十七年前在魏地便开始追随黑夫,多献阴谋,拥有丰富的治郡经验,以及对未来治理天下的思考,更有无与伦比的忠诚。
  
  至于陈恢、郦食其等人,皆是靠游说而居于高位,但要论治国之术嘛,只能一般般,也许能混上侯位,但在职位上,以后顶多为九卿,难有太大提升。
  
  所以一路来,无人敢对陈平怠慢,一个个都朝他作揖,口称陈君——群臣暗地里是有相互排名的,北伐战争后,第一批的四名关内侯韩信、东门豹、吴芮、赵佗,可谓四大将军,皆能独当一面。而陈平和萧何、张苍、陆贾三人一起,又并称夏公麾下的四大文臣!
  
  这四位文臣皆为九卿,众人都觉得,以后夏公的左右丞相,必从四人中择取。
  
  于是,四人便形成了隐隐的竞争关系。
  
  但当先行派到中原来负责大军与胶东联络的“胶东系”吏员娄敬将此事告诉陈平时,陈平却淡淡一笑,并未当回事。
  
  这或许是因为,萧何、张苍、陆贾,虽各有所长,但亦有所短,与陈平“黄老、阴谋”的相性并无冲突,他还有一点是三人比不了的。
  
  陈平能为了黑夫的大业,干脏活!
  
  要非要说与他相性相冲的,只有一个人,一个神秘兮兮的家伙。
  
  “黄石先生怎么不见?”陈平与众人见礼后,问羽翼营的陈恢道。
  
  陈恢笑道:“黄石先生只在摄政身边进言献策,绝少与吾等凑在一起。”
  
  郦食其倒是咳嗽道:“黄石先生体弱,离不开药石,绝少在外边露面。”
  
  这陈恢与郦食其二人话里带着火药味,陈平看在眼中,微微一笑,有些遗憾地说道:“我在胶东时,拜访了胶西盖公,与之学黄老,受益匪浅。”
  
  “闻黄石先生亦好黄老之术,有机会定要一会详谈。”
  
  他隐约猜到,那位黄石先生是谁。
  
  就在这时,却有号角声声响起,远处车马喧嚣,旌旗招展,是夏公巡营归来了!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黑夫的车还未停稳,便跳了下来,一边朝这边快步走,一边哈哈大笑,张开了双臂。
  
  “陈卿啊陈卿,可算将你盼来了!”
  
  陈平连忙上前下拜:“臣,见过主君!”
  
  别人叫摄政、夏公,他叫主君,关系自然是不同的。
  
  他却被黑夫扶住,陈平抬头时,瞥见黑夫左右空空如也,并没有那位“黄石先生”。
  
  看来黑夫虽用其人,但在关系上,却仍然有防范,隔着一层啊。
  
  黑夫孰视陈平,发现他也和自己一样,从昔日的英朗青年,变成了有些抬头纹的中年人,胡须蓄得老长。
  
  “你我多少年未见了?”
  
  陈平感慨道:“碣石之会后,再未与主君相见,整整五年了。“
  
  黑夫继续问道:“汝妻、子可还好?”
  
  两家关系非同一般,当年在北地时,陈平家就住在黑夫家隔壁院子,共用一套供暖,到了胶东,陈平的孩子也是尉破虏的玩伴。
  
  陈平笑道:“吾妻总算吃惯了海边食物,不念叨回阳陵县了,吾子陈买,也已到了识字的年纪,可以入咸阳,陪两位小主君读书了。”
  
  “善。”黑夫点头,高声笑道:“等天下大定,你便随我还朝,你这宰牛刀,当用于宰天下,不当只宰一郡!”
  
  身后的陈恢、郦食其众人皆了然,心道:
  
  “夏公未来的左右丞相之一,定下来了!”
  
  却见黑夫拍着陈平,让他入大营详谈,甚至还笑道:
  
  “今宵,你我当抵足而眠,好好说说这五年!”
  
  ……
  
  “臣今日来见主君,有两桩关系到天下安稳的大事,一件远,一件近。”
  
  他们都明白,这只是在群臣面前表示对老伙计的亲密话,入了营后,陈平一点骄傲之心都没有,亦步亦趋地下拜,对黑夫严肃地说道。
  
  黑夫颔首:“先说说那远事罢。”
  
  “远事,乃是关于燕北扶苏!”
  
  “臣每隔半月进书禀报一次,主君当知,那扶苏,并非傀儡,更没被刘季挟持,其处心积虑,起于海东,经年便全取两辽。”
  
  “去岁,臣虽以逃卒卫满袭其后,又向伪燕国胶东臧荼通风报信,但卫满掠辽东后,东蹿入山林之中,居朝鲜之北,夫余以南,不愿南下。而臧荼无能,在碣石为扶苏大败,臣虽救助了他,并将其残部送到辽东,继续袭扰扶苏后方,但彼辈已然破胆,开春后为扶苏以辽骑破之,只能避居辽南,无力威胁辽阳。”
  
  但陈平的一通操作,起码也耽搁了扶苏半年时间,使他在燕地未能扩大战果。
  
  “至于燕将栾布,则已降于伪代王韩广,如今韩广有雁门、代、上谷、渔阳四郡,拥兵三万,方少却扶苏,使之止步于右北平,难以西进。”
  
  言罢,陈平又诚惶诚恐地再拜:“臣一直以来自作主张,还望主君恕罪。”
  
  黑夫却只是沉吟未言,缓缓道:
  
  “你可知,近日得北方之报,说韩信已兵临邯郸,赵国灭亡,指日可待。但北边的代王韩广,已认比他年纪还小的匈奴单于冒顿为父,以儿自称,欲借匈奴之力,吸纳残赵军力,割据代北?”
  
  陈平垂首:“知道,但臣以为,扶苏,是比匈奴、韩广,对主君威胁更大的敌人!匈奴乃外患,扶苏却可能造成内忧,臣只怕关中一些人,会生出异心来,这才是会动摇主君根基的……”
  
  黑夫道:“如何处置那位‘召王’,我自有定数,必不会让你担心的事发生,且说说近事罢。”
  
  “近事,便是即将到来的决战……”
  
  陈平负责的是正北沛县、齐地彭越、胶东曹参、东海齐商贾船队四路,他此番南下,也是要禀报各路的进度。
  
  “十三家商贾皆发私卒,归曹参统御,拥兵三万南下,已破琅琊,取郯县,如今或已至于下邳,与江东舟师会师。”
  
  “而齐商贾船队,也已封锁东门阙,占领朐县(连云港)。”
  
  “彭越回到济北后,已杀田广,囚鲁儒,又发卒五千南下,配合丰沛诸豪杰五千人,重占被楚人抛弃的彭城,兵锋袭扰睢水以北。”
  
  黑夫的“十面埋伏”之策渐渐成型,大黑蟒将怀中的楚国猴子越缠越紧,只剩下一口将它吞掉了!
  
  陈平道:“但这楚狙并未放弃抵抗,它的牙齿,依然尖锐,足以撕破鳞片,甚至威胁到七寸啊。”
  
  黑夫颔首:“我明白你的意思,正如兵法言,我专为一,敌分为十,是以十攻其一也,则我众而敌寡;能以众击寡者,则吾之所与战者约矣。看似十路包围,但却将我军兵力分散了,而项籍则收缩战线,将兵力集中,这是想将我军各个击破啊……”
  
  别以为以多打少就容易,在这通讯不便的时代,协调各军会战,便是一件大难事。
  
  但黑夫,却不打算十面进击:“我看似分兵包围,实则譬如捕鹿,诸路掎之,而主力角之!”
  
  “其他九路,皆为掎,各占一地,或彭城,或徐县,或下邳,不断袭扰楚人,但不得轻易冒进。唯独西路陈郡、砀郡的十五万大军,将不断向东逼迫,楚军已退无可退,要么挑一路进攻,寄希望于打破包围,要么,便只能调头向西,与我决战!”
  
  不论哪种,现在主动权都在黑夫这边。
  
  现在万事俱备,只剩下一个问题:
  
  是否要维持战线,等待韩信灭赵后南下?
  
  “不。”
  
  黑夫也曾犹豫过,但现在,他已做出了决断:
  
  “让韩信专注于北方。”
  
  “灭亡楚国的最后一战,由我来亲自指挥!”
  
  ……
  
  ps:今天还是只有一章。